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月老说她不救恋爱脑 > 第5章 所谓伥鬼(2)

第5章 所谓伥鬼(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孟昌是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水獭精,好不容易从河里爬上岸,在人类世界混出了名堂,就遇到了蛮不讲理的上司,沈寄书。

沈寄书这样乖僻又张扬的性子,偏偏是家里的幺儿,又因为幼年被人抓去砍断了一尾,现在哥哥姐姐都宠着他。

包括逐梦演艺圈这种荒谬的梦想,他们都大力支持。

跟这种天之骄子相处,最好的方法就是顺毛摸。

孟昌脑子里千回百转,当机立断选择站在沈寄书这边。

沈寄书还在逼问:“你倒是说清楚,她是月老?上天庭有编制的那个?”

孟昌小鸡啄米式点头:“对对对,她亲口说的。”

本以为沈寄书会问他怎么跟月满楼认识的,没想到这祖宗完全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就转过头沉默了。

孟昌这才觉得有些奇怪,他头一次在小祖宗身上看到了类似于落寞的情绪。

而且没看错的话,这似乎还是一种分手后想要追回前任又怕被再次伤害的落寞。

嘶,不会吧,在情场上玩弄别人感情的九尾狐被别人玩弄了?!

孟昌睁大了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无意目睹了老板挫败的一面,不会被炒鱿鱼吧?

“你先出去。”沈寄书低声道。

水獭精滚着圆润的身子出去了。

沈寄书抱住头,狐耳和狐尾焦躁地来回摆动,蓬松的毛发很快变得凌乱不堪。

对于沈寄书来说,这是不同寻常的一次重逢,而月满楼却只觉得奇怪。

那个ID是一串数字的人刷了一堆礼物,却只问了一个问题就跑了。

这是人间的散财童子么?要是上天庭也有这样的好神仙,她也不至于下来加班。

月满楼叹了一口气,数了数自己的余额,分外忧愁。

不知道能不能说服食神在他庙里给自己打点广告。

现在的功德只有个、十、百、千……

等等,怎么回事,她的功德量怎么开始暴涨了?

月满楼连忙查看功德来源,虽然杂乱不堪,但大多来自这些天跟她连线的人。

月满楼知道,来她直播间连线的人有时候只是图一个心理安慰,并不会真的把她的劝告听进去,所以大多时候她都是在做无用功。

说破了嘴也不一定能叫醒一个恋爱脑,或者让海王浪子回头。

如果在以前,月老可以强行将两个毫无瓜葛的人连成红线,让他们产生交集并相爱。

只是不知为何,到了月满楼这一代月老,她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可能是香火日益减少,她的神力也不复往日的辉煌。

总而言之,现在不知为何,突然有大批人听信了她的建议,孽缘与红线都在稳步消失、产生。

月满楼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直到第二天上班,刚打开直播间,在线人数就让月满楼察觉到了一丝丝诡异。

她这次学会了,先上网看热搜。

果然,热搜第一后面跟了一个“爆”,标题赫然是《沈寄书 白书婷兄妹 !》

月满楼有些意外,她没有说出过沈寄书和白书婷的关系,如今却被当事人自己捅了出来。

意料之外的发展,不过好像并不是什么坏事。

月满楼看着直播间的在线人数,痛苦并快乐着。

弹幕却完全体会不到月满楼要加班的苦闷,飞快地刷着:

【主播是不是圈子里的人啊,怎么每次都这么准】

【主播主播!看看我家哥哥吧,求求惹】

【主播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是兄妹了?!】

【干脆别叫月满楼了,你直接改名娱乐圈判官】

【哈哈哈哈哈哈点谁谁死是吗】

【不会说话可以把嘴捐了,我家可没塌】

【阎王点卯,点谁谁塌】

月满楼不由得汗颜,判官可是三百六十五天无休假的,必要的时候还要半夜加班,她可从没想过干那个。

“今天连线时间延长两个小时,想要连线的现在就可以申请了。”月满楼忍痛说道。

连线人数今日激增,而且一多半都是为了让月满楼说一说自家偶像的桃花运或者运气走势。

月满楼被吵得没办法,只能说:“我不是判官,一切都是预测,不一定准确,更多情况下只能提出建议。”

【难道前两次只是巧合?】

【主播不会真是演员吧】

【有可能是借直播造个人设,今后好出道吧】

【这张脸不出道实在说不过去,开了美颜另算】

月满楼这几天确实收到了不少星探的邀约,还有各种平面模特的面试邀请函。

在这个网红脸盛行的时代,月满楼非常标准的鹅蛋脸远山眉会让人眼前一亮,这种有韵味的长相不仅惊艳,还耐看。

更何况,月满楼总会用目空一切的眼神看镜头,有弹幕说她是死鱼眼、假清高,也有人褒奖这是天生的镜头感。

其实月满楼只是上班太累了,有时候会发呆,想念自己与世无争的山间小院。

临近下播的时候,月满楼特意留意了一下,那个狂刷礼物人傻钱多的观众没有出现,暗暗松了一口。

毕竟送礼物的话她要和平台五五分,最后换算到手中的功德凭空少一半,想一想还挺心疼的。

蚊子再小也是肉!

月满楼结束了今天的工作,顺手看了一眼私信,看到了一排工作室的头像,全部做无视处理。

开玩笑,都下班了谁还要回工作账号的消息。

手机黑了屏,却又亮起,一条消息不合时宜地弹了出来,月满楼拿起看了一眼,还是选择了回复。

林亚南:他答应和我出来吃饭了。

月满楼:具体时间?

林亚南:明天晚上六点,上次我们见面那家咖啡店隔壁有一家网红餐厅,我们在哪里见面。

月满楼:好,到时候把餐桌号发给我。

林亚南:一定不要让他看到你,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怀疑他的真心。

月满楼虽然觉得无语却也答应下来,尊重他人意愿是基本礼貌,行走人间必须遵守。

竖日,月满楼没有直播,作为直播新手的她也没有挂出公告的自觉,这导致默默蹲守的某只狐等到天色渐黑,都没看到想看的人上线,气得又摔坏了平板。

月满楼今天要去见自己的“大客户”,肃清了林亚南身上的孽缘可是一大笔功德进账。

月满楼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不仅用黄黑色的粉底液将自己的肤色拉低,还刻意将眉毛画粗了几分,头发也放下来遮住打扮脸庞,呈现出一种不修边翻的潦草。

如此一来,面部比例被破坏,她的外貌就变得平平无奇,令人没有攀谈欲望。

月满楼不希望自己在对接客户的时候被星探打扰,甚至将良好的体态也做了调整,缩肩低头,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凭着这样的伪装,月满楼坐在角落里,低调到林亚南领着贺崇光进来时都没找到她。

林亚南挽着贺崇光的手臂,紧张的环视一圈,没看到月满楼那张招摇的脸,悄悄发消息给她:“你在哪?”

月满楼知道她这是来了,抬头寻找,她的视角和普通人不同,所以一下子就锁定了目标。

庞大而漆黑的亡魂盘踞在男人的背后,猩红而细长的舌头卷着他的脖颈,溢散的黑气飘散在空中,很难让人不注意到。

月满楼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就是林亚南口中的贺崇光。

月满楼冷静下来,低下头给林亚南发消息:“我看到你了。”

紧接着拿出一张符纸,准备给黑白无常去个信儿,让他们来拿鬼。

不知道这属不属于黑白无常的业务范畴,但是这绝对不属于她的业务范畴,有事同事上,同事上不了就让领导来。

月满楼放下手机,细细端详起这个让林亚南情根深种的男人。

他确实有一副令人心生好感的英俊外貌,看起来三十出头,成熟的言谈举止让他绅士感拉满,看起来分外迷人。

就是这么一个男人,身上背负了数十条小鬼的命魂。

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月满楼端详得入神,没有注意到对面坐下了一位少年,少年脸臭的很,又忍不住偷偷斜眼看她。

只听他嗤笑道:“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作者有话要说:你的喜爱对新人作者非常非常重要!感谢每一位读者的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