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真雕穿越日常 > 第10章 盘山(2)

第10章 盘山(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隔壁门口站着的是个熟人,白天城隍庙里的女道士。女冠执一把寒光粼粼的宝剑,柳眉倒竖,正气凛然,气势还是那么惊人。

屋里瑟瑟发抖的也是个熟人,白天见过两回的白刺猬。白刺猬抱着一兜柿子,圆眼睛含着眼泪,畏畏缩缩的样子还是那么窝囊。

白孟禾有点看不下去了。相见是缘,一天见着三回那肯定是天大的缘分,几乎是NPC在明示你这剧情是主线了,能不管吗?

“道长,别人就是个卖柿子的,白天我还买了她的一兜柿子,可好吃了。何事要苦苦相逼?”

一瞬间,对峙的二人都转过头来。小刺猬的圆眼睛里盛满感激,女冠斜着眼很是不屑。

“上清观办事,无关宵小莫要插手。”女冠追了一天妖怪,心中烦躁,不欲与人周旋。可正眼一看,来人周身灵气四溢,星眉朗目,看着像正道修士;兼之风度潇洒,衣着不凡,说不定是哪个修士家族的世家公子微服历练,不好太过得罪。只好补充道,“吾乃上清观紫衣真人门下,道号莲华,不知足下是……”

“我家公子是洛洲余氏第十七代嫡系,我是他的侍从。”白孟禾见涂山青出来,两步缩到他身侧。

“洛洲余氏?”女冠只觉得可笑,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不知天高地厚,“呵呵,这刺猬精白天惊扰三王爷上香,意图行刺,我得抓住她复命,您二位最好不要插手。”

说罢,女道士仍是豪横作派,一把符箓不要钱似的撒出,封住门窗,手中宝剑横飞,直指小刺猬人头。

“叮!”

涂山青一剑飞出,打落女冠佩剑。

莲华修道不过数十年,已是紫衣道长门下第一大弟子,放眼大周全境可能不算什么,但在紫衣道长的紫云山也称得上人中龙凤。

城隍庙中的贵人,是大周皇帝李元朗之弟李元晋,这些年随他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难得的是李元晋还学富五车,号称“儒将”。天下甫定,李元晋交回兵权,又出任巡察使代圣上巡边,可谓深受皇恩,鞠躬尽瘁。

此次紫衣道长极力举荐,派莲华来护卫贵人巡边,正存着让她露脸表功之意,故她谨小慎微,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肯放过,抓这个小刺猬既不费力又能争功,当然紧咬着不放。

莲华有点后悔孤身前来,“本以为小事一桩,谁知道半路杀出这两个丧门星!”

莲华的佩剑是师尊所赠,由精铁铸造,融入上清观后山独有的雷竹,千锤百炼,削铁如泥,此刻一击被打落,她不敢托大,不再管小刺猬去向,召回飞剑横置身前,又掏出一张黄底符箓悬于周身。

涂山青见她严阵以待,不愿过多纠缠,拿出万般亲切的笑脸与她商议:“莲华道长,这小刺猬与我有缘,能否放她一马?”

又掏出一个锦盒,说道:“这是千年蝉蝉蜕,想必您的师父紫衣真人能用得上。”

莲华眼前一亮。蝉蜕是制作祛毒丹的必备之物,道士修炼,以灵气淬炼经脉内丹,需要定期排出体内余毒,不管修为高低,祛毒丹都要常备。普通祛毒丹用的是三年蝉蝉蜕,紫衣道长金丹小成,服用三年蝉蝉蜕制做的丹药,作用就微乎其微了。只是千年蝉已经有一千多年未曾现世,若不是出行前师父嘱咐她留意,她也未必知道。这人是怎么得到的?

虽心中存疑,但修道之人,趋利避害的本能已经深刻血脉之中。莲华收起防御,接过锦盒,一言不发径直离开。

“赶紧收拾东西,我们不能再在这个县城逗留了。人族道士多半贪婪成性,这女冠拿了东西说不定还想知道来源。她这一趟是来给朝廷护卫,不可能孤身一人。那贵人仪仗隆重,地位肯定不低,不知道三清观派来多少人。万一整个师门都追来就麻烦了。”小狐狸有点苦恼,这傻鸟又爱看热闹,又爱管闲事,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呜呜呜……谢……谢谢两位恩人……”白刺猬给吓得话说得更不利索了。

“带上她吧,怪可怜的。送佛送到西嘛。”白孟禾又拽住小狐狸的袖子,拿亮晶晶的眼睛求他。

“小刺猬,你叫啥住哪儿,我们送你一程。到时候你再送我们一袋柿子就算报酬了。”

“我叫白圆圆,就住在城外十里的盘山上……”

*

三人架着马车出了城,不久就到了盘山脚下。

盘山不愧称一个盘字,山路只有一条,弯弯绕绕崎岖不平,很多地方荒草七零八落长着,甚至称不上路,又因下着雪,山石湿滑不堪,有些地方还结了冰,极为难行。纵是白孟禾身段轻灵,也免不得跌了几跤。白圆圆看着圆乎乎的,却比白孟禾灵敏很多,攀山越岭如履平地。

整座盘山怪石嶙峋,枯草遍野,山脚下明明有河水流过,却给人一种干燥异常的感觉,荒凉到连一只鸟兽都没见到。奇怪的是几处悬崖上竟长着柿子树,想必就是小刺猬摘盖柿的那几颗。

“我的洞穴破的很,见笑了。”三人走到一处山边,靠山崖的一侧挡着块巨石,内侧一条小缝,正是通往刺猬洞穴的岔路。白刺猬搓着手指,显得坐立不安。

此时夜色正浓,又下起雪来,白圆圆怕两位恩人雪夜赶路不便,只好硬着头皮把他们邀请到自己的洞穴里暂住。

那岔路只能容一人侧身而过,走进去以后又有一条沿着山崖的小路。一座不怎么高的悬崖下方,倾斜的崖壁成了天然房檐,杂草掩盖的小路通往半山腰的刺猬洞,洞口盖着几丛枯枝,远看谁也寻不着。进到洞里竟异常温暖,略带湿润的水汽扑面而来,洞口矮而窄,两边墙上攀着一种散发荧光的植物,仔细一看,还有一排藤蔓,插着几朵干花,芬芳犹在。

外面看着不起眼,里面却意外的深,三人往里走了约一刻钟,狭窄的通道豁然开朗,一方高约十尺,横纵约三十尺的洞府出现在眼前。四处打扫的干干净净,右手边沿墙摆着些锅碗瓢盆;墙壁四周都由干燥的枯藤编成网覆盖;左手边放着一张长架子,架子上整整齐齐摆着一排泥塑,全是些山林间常见的狍子獐子貂野猪等。洞穴最深处,一窟小小温泉正汩汩作响,热气升腾中夹杂着缕缕果香。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你这里真是别有洞天。小青,咱们把下午刚买的燕泉春拿出来小酌一杯?”

“确实是个好地方。”洞外北风呼啸,大雪飘飘,此刻温暖整洁的洞穴谁也拒绝不了,“不过你怎么还会作诗?”

“其实我真身不是金雕,我是只鹦鹉,以前是一个落魄诗人的宠物。”

“什么?恩公你不是人?”白圆圆拍了拍浑圆的胸脯,“太好了!人都不怎么样!”

说罢,她变回原形,团起来滚去了一个小洞穴里,走出来的时候满身都扎着干果,葡萄干,杏脯,柿饼,山楂果应有尽有。

“没什么可招待的,只有些果子充作下酒菜,恩公莫嫌弃。”小刺猬又变回圆圆的姑娘,接过涂山青手中酒壶酒盏,斟满三杯。

“都是同道中人,别叫恩公啦,我叫小白,他叫小青,咱们碰见三回,救你也是缘分到了。”白孟禾喜欢圆滚滚的姑娘,笑眯眯看着小刺猬,“一进山你的结巴都好了,太可爱了。”

三人举杯畅谈,几杯浊酒下肚,白孟禾声音越来越小,白圆圆声音越来越大,只有涂山青镇定自若,甚至准备等这两个家伙醉倒以后去偷偷泡个温泉。

“你怎么把家安在这么个荒凉的山上?”白孟禾迷迷糊糊地问道。

“从前这里跟荒凉可沾不上一点边。那时候的盘山绿林遍野,水草丰茂,光柿子树就有好几百棵。山顶住着山神大人,丰神俊朗,开明公正,对人对妖都一视同仁。我天赋平平人又懒惰,从没指望过修成大道,初开灵窍就胸无大志,整整六十年都过着自由自在的逍遥日子,渴饮山泉,饿摘野果。

后来偶然间被山神大人点化,才开始认真修炼,因刺猬一族天生擅长解毒治病,我修成人形后就侍奉山神左右,专心研究药草,常为山间生灵医病,有时还干点接生的活儿,大家都待我很好。”

“那后来呢?怎么成了这样?”

“后来不知为何天降奇火,把一切都烧光了。

那天我去无终县卖柿子,我喜欢买点人间的小玩意儿装点洞府。等我回来,大火烧的天空都在流血,我听见好多朋友哀嚎痛哭,但不知为何没有一个妖鬼精怪逃出来。我想救火,可我不会什么功法,没办法呼风唤雨;我去求周围村子里的人类,他们都说这样的火势没救了。山火烧了三天,山间万灵的嚎哭在山谷间整整回荡了三个月。

山火停了以后也没有生灵再住在盘山上,他们都说这儿成了鬼山。只有我一个人回来,寄身洞穴中。我天天都去捡骨,想给大家立个冢,只捡到几堆骨灰,揉进泥里做成塑像陪在我身边。

一开始想着他们的精魂也许会回来,鬼山没有鬼怎么成?十年了,我夜夜坐在泥塑前等,一个来看我的都没有。等得久了,也就习惯了,每天三炷香,祈祷他们来世别再堕入畜生道。若是死后有灵,他们为什么不来看我?若是身死神灭,我们修道,修的除了今生还有来世,既有来世,怎么会没有鬼呢?”

“……那山神大人呢?”

“不知道。”白圆圆脸上闪过一丝恨意,随即回归迷惘,“有人说在别的山头见过他。”

“要是我早点认真修炼,说不定能学会纵雨,他们是不是就得救了?”

也许是不知如何安慰,洞中谈话暂停了,一阵哀伤的寂静过后,两处鼾声响起。醉倒的竟是白孟禾和涂山青。

白圆圆缓缓起身,面容肃静,看向白孟禾的眼神充满犹豫。她从身后瓦罐中取出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拿起又放下好几遭,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转而拎起酒壶,就着壶嘴一饮而尽,靠在白孟禾身侧倒下。

白孟禾衣袖轻颤,旋即归于平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