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真雕穿越日常 > 第11章 盘山(3)(小修)

第11章 盘山(3)(小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几年前的乱世,有谶语流行甚广,“老子度世,李氏当王”。此后真君李元朗出世,道家子弟纷纷效于其麾下,南征北战,天下方定。

上清观师祖其慧真人,最擅占星推演之术,那句广为流传的谶语就出自他口。他不仅为李氏作谶语,更投身李元朗帐下,为他行军推演时辰天机,出谋划策,堪称一员大将。是以大周建国后,尊道教为国教,其慧真人即为国师。

此方天地修仙,分四境。第一境炼气锻体,经脉畅通,抱元守一,曰练气期;第二镜灵台清明,神识倍增,灵气汇聚丹田,曰筑基期;第三境结气凝丹,大道初成,曰金丹;第四境点化阴阳,炼化元神,曰元婴。修至元婴,意味着飞升仙界,脱离生老病死的困扰。

其实人类于修仙一途天生具有莫大优势。人体十二道经脉,三百四十个穴位,暗合天道,对天地灵气的吸收虽不如妖族容易,但窍穴能蕴养灵气,经脉又能联通窍穴,灵气在体内流转蓄养都比飞禽走兽容易的多。故而人族寿命虽短,修道有成之士不比妖精鬼怪少。也故妖族想修道,开灵窍之后就可以吸收天地灵气,却要经过漫长岁月修炼人形,修成人形后,进境一日千里,与原身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即使是国师其慧真人,也不过金丹后期。据说这片大地上,元婴道士已有千年未见。修道可延年益寿,只可惜金丹道士寿命不过五百年,“长生”二字,于修仙之人族妖族似乎已是妄想。千年来,随着长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人类修道之士越来越向俗世靠拢,甚至沦为皇室鹰犬,王朝兴灭的背后常有道教身影出现。

*

三王爷下榻的官邸东侧,三名年轻道士正为一个美貌道姑疗伤。

“我一时大意,竟中了妖怪的毒,连累师弟了。”那道姑目光盈盈,正是追捕白圆圆的莲华道长,“不过在城隍庙中那刺猬妖就染上了我的符灰,待我毒素清尽,再去捉她回来复命。”

莲华已是炼气后期,此次出行除了表面上的护卫任务,也是为了历练自身,力求突破。紫衣道长门下一向主张有妖必除,她道心也是如此,放过小刺猬于道心有碍,但拿到千年蝉蝉蜕奉与师尊,她必能获得一枚造化丹。权衡之下,她还是暂时将那小妖怪放走。莲华训有一只黄雀灵宠,最擅长追踪,一点符灰便能觅得踪迹。

“三位师弟皆是炼气中期,与我修为所差不远。刚才客栈三人,那刺猬妖不堪一击,三人中只有姓余的有点手段,我们四人联手必能拿下。”莲华遮下蝉蜕一事,心中暗自打算,“或许还能问得千年蝉来处,到时奉与师父,又是大功一件。”

“除了那个刺猬妖,还有两个修道之人为其助阵,不知是否要收那小刺猬为灵宠。我好言相劝,阐明那妖怪冲撞了王爷,二人仍是不放,还出手伤我。”

“放心吧师姐,我们三人定会为你讨回公道。”说话的是陈姓道士,他个子不高,面相敦厚,豆豆眼蒜头鼻,看向师姐的眼神热切中含着爱慕。其他两个道士,一个身形挺拔如青松,一个膀大腰圆如铁塔,均微微皱眉,不置可否。

“章师弟,越师弟,你们怎么说?”

两人均有些犹豫,他们只是外门弟子,大师姐凡事掐尖要强,事情成了没他们的功劳,败了必定追责。屋内一时陷入沉默,佩剑的章道士叹一口气,“罢了,就陪师姐同去一趟吧。”

一行人中只有章之岚是剑修,可他的御剑功力实在无法载动四人,只能借了官邸的快马,纵马向城外盘山而去。

绕着盘山有条滦河,山脚下沿河走三里,有个三十户人的小小村庄。隆冬时节,农活都干完了,村里人点不起油灯,都早早歇息了,整个村庄一片漆黑寂静。

老周头从四十岁起就患上了痹症,雪天双腿隐隐作痛,寅时就醒了,手里闲不下来,又不舍得点灯,摸黑拿了把镰刀在磨。

“有人在吗?”院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把老周吓得举起了镰刀。村旁的盘山都说是鬼山,村里能搬走的这几年都搬走了,没搬走的夜里也不敢应门。

“大半夜的谁呀?”老周壮着胆子回了一句。

“我们是路过的上清观道士,想在您家投宿一晚,不知是否能行个方便?”

上清观大周上下无人不知,老周头犹豫片刻,把镰刀放在身后去开院门。

门外四人身着道服,领头的道姑冷面冷眼,正是莲华道长。

原来到了盘山脚下,一行人又冷又累。盘山鬼气森森,四人进去了一刻钟都没找到上山的路,黄鸟冻得翅膀僵硬,死活不肯飞了。只好在山脚下不远处的村庄暂时投宿,打算天亮后再进山。

老周头把几人安置在屋里,又去灶头烧了锅热水。村里啥都缺,就是空屋特别多,他住的这间小院以前是一家六口住的,宽敞的很。

“老丈,您对盘山熟吗?听闻山上有妖物作祟,我们奉命去抓捕,但一进山就迷路了,天亮后您能不能给我们当向导进山?”章道士问道。

老周头心头一慌,连忙摆手道:“不行啊。盘山自从十年前一场大火,就成了鬼山,谁也不能进。盘山盖柿远近闻名,没出那事儿前每到秋天大伙儿都会上山抢着摘,卖去县里是笔不小的进账。

山火烧完三年后,有人远远看见山头柿子红了,壮起胆子约了三五人进山,一个都没回来!后面有陆陆续续进去找的,也是再无音讯,全都失踪了。这山会吃人,各位道长请别人去领路吧,我老头腿脚不好,爬不了山喽。”

“无稽之谈!进山的人失踪定是那妖物作祟,她不仅伤我,竟还有此恶行。今日我们上清观就要为民除害!”莲华义正严辞道。

“村尾有间破屋,屋里住的是我们村胆子最大的,大家都喊他张大胆。他上个月才吹过,说他进过盘山,还摘了柿子回来,可惜柿子让他路上吃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让他带路吧。”

天蒙蒙亮,一行五人出现在盘山脚下。那张大胆本不愿意当这个向导,可见到一锭银子和架在脖子上的剑,立刻就屈服了。

雪后的清晨,天地万物都冻上了。山路结了厚厚一层冰,连石头上都挂着霜,不小心伸手扶一下,手心立刻划出血印子。山道越行越窄,走到山腰处几乎被枯草淹没。

张大胆将四人带到山腰一处崖边,袖起双手,点头哈腰,满脸堆笑道:“道长,我上次爬到这儿就找不到路了,是一个圆圆的姑娘送我出山的,还给了我一个柿子,不知道是不是山上的仙人。后面的路我也不认识,大火烧山那会儿我还小呢。”

“那你还来当向导?”莲华忍不住抽出佩剑,又碍于身份不想滥杀,一时恼怒难平,“她不是仙人,是个孽畜!”

“我也不想来啊,道长,您非要逼我来。”张大胆真挺大胆,一脸无赖地蹲在原地,拿手去抠后槽牙,嘴张得老大,一口牙黄熏熏,“您几位要是还用得着,我就在这儿等各位下山,用不着我就先回去了。”

越道士劝道:“师姐,莫与他计较,到了黄鸟应该能寻到符灰踪迹,让他在这儿等着吧。”

莲华道士袖中飞出一只圆滚滚的小黄雀,在她身边徘徊片刻,往东南方向飞去。黄雀飞的快,四人却有些踉跄,一路冰雪难行,三跌四滑,苦不堪言。

*

山洞里,三个小妖精刚刚醒来,白孟禾捂着头,宿醉的头痛让她感觉迟钝。白圆圆端出一盘柿饼,她像嚼豆子似的嗑了个精光,说是要醒酒。

“圆圆,要我说你别守在这里了。你不是想知道山火的真相吗?去找那个山神呀!”白孟禾一边啃干果一边说道。

白圆圆苦笑道:“他既然已经抛弃了盘山,就是不念旧日情分了,像我这样的小妖怪,他怎么会理我?”

“不理你就砸他的山神庙,我们帮你!”

“这合适吗?会连累你们的。况且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座山,世界之大,到何处寻?”

“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到时候再说呗,说不定等找到了他,你已经修成正果比他还强呢。至于那山神的去处,可以问涂山青的祖母,据说她什么都知道。”

“也不是不行,你跟我们上路吧。”涂山青若有所思地看了白刺猬一眼,居然答应了。

白圆圆最后给泥塑上了一炷香,把它们都用干草盖了起来,拿一个布袋装了满满一袋各色干果,又装了一兜子瓶瓶罐罐像丹药一样的东西,把卖柿子得来的钱收进袖笼——她卖那么多回柿子,只碰见过两次冤大头,攒的钱不多。小刺猬恋恋不舍地看了自己的洞穴一眼,跟着青白二人上路了。

三人刚从那块巨石的缝隙里钻出去,正看见一只黄雀飞过来。

“大雪封山,怎么会有黄雀?”白圆圆疑惑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