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海贼王]你要与月光同行(多弗朗明哥bg) > 第52章 第 52 章

第52章 第 5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德雷斯罗萨的王宫里,几名侍卫正吃力地抬着一柄巨大的纯金雕刻圆柱,莱露娜见状连忙后退几步,为他们让开道路,却一下靠进了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多弗朗明哥怀里。

多弗朗明哥一手把她往怀里搂得更紧了些,下巴放松地搁在她头顶,哼笑道:“别一直盯着看了,没出息的样子,不过是大块点的黄金罢了。”

“你的审美大概和人品一样低下吧,少主大人。”莱露娜戳了戳多弗朗明哥的手臂窝,“再精美的艺术品放在你眼里,恐怕也只是一堆贝利吧。”

“虽然莱露娜小姐嚣张的样子很可爱,但还请不要对我进行毫无根据的诽谤。”

多弗朗明哥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放在莱露娜身上,推促她一同往前走,“空岛的宝藏,百余年前的历史遗物,工艺精湛的铸造技术……好吧,就如莱露娜小姐所说,也许大多数的人都会对这根黄金柱表达高度的欣赏与赞叹,但是……”

他打了个响指,侍卫们将黄金柱平放在走廊地板中央,恭敬地退至两旁。多弗朗明哥双手扣住莱露娜的腰,稍微用力便将她举起,令她的双脚刚好落到黄金柱之上。

有了这个高度,莱露娜得以平视多弗朗明哥。他双手仍扶着她的腰,为她保持着平衡,他贴得很近:“现在,站在这里,站在和我一样的位置上。低头去看,我可爱的莱露娜。”

他的视线却没有落在脚下的黄金柱上,而是——莱露娜顺着望去,是窗外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德雷斯罗萨平民们。

“你想说什么,尊敬的国王陛下?”莱露娜语带讽刺,“真难为你那高傲的头颅,还愿意向下倾斜角度,看一眼这些被你欺骗的可怜百姓呢。”

“别说的那么刻薄,他们可是我宝贵的拥趸。”多弗朗明哥贴上她的嘴唇,“人也好,物品也罢,对我有价值才是最好。否则再华美的装饰品,在我看来也不如莱露娜小姐你的芳泽……”

他畅快地加深这个吻,断断续续道:“喜欢这个就叫他们搬进你房间……我倒是好奇,在莱露娜小姐眼里,我又欺骗了他们什么呢?”

莱露娜推开他的脸,从黄金柱上跳下来,看着微微滚动的柱体,忍不住笑了:“是呢,国王陛下的比喻还真是生动。您现在的落脚点,不正是这看似华丽却又极其动摇的黄金圆柱吗?”

她蹲下来,轻轻推动圆柱,沉重硕大的黄金圆柱便骨碌碌地滚向墙壁,还碰翻了旁边的几只白瓷花瓶。

“这么大的国家,却是以谎言为基础,一切的关键又在砂糖这么个小女孩的身上,国王陛下,您难道不觉得这一切都太荒谬了吗?”莱露娜摆摆手,“将全部赌注都压在一只篮子里,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呢。真希望见到砂糖倒下后,您的国家也随多米诺骨牌一同倒下的景象呢。”

多弗朗明哥不由得低低的笑:“莱露娜小姐的手段还是如此令人赞叹,是哪个嘴上不牢的家伙又被你耍得团团转了?”

“或许,是国王陛下您亲自告诉我的哦。”莱露娜眨眨眼,“不过您似乎说出口就后悔了,所以我才消除了那段让您困扰的记忆,很贴心吧?”

多弗朗明哥大笑起来,搂着她走进书房,一转身坐进宽大的扶手椅上,兴致勃勃地将她拉到自己眼前。

“那可太不妙了,居然被莱露娜小姐抓住了我最大的把柄……啊,也许更糟糕的是,我的所有记忆会不会已经都被你搞得一团糟了?真想知道眼前这个可爱的莱露娜小姐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呢,或者只是存在于记忆里虚假的幻想呢?”

嘴上是这么说着,可那坐姿显然没把莱露娜所言当回事,他根本不认为莱露娜掌握了情报就能翻出什么风浪来,一个没有战斗力、恶魔果实能力又存在明显缺点的女人,能干什么呢?

莱露娜眯起眼睛:“您似乎从来不会对自己的谎言所心虚呢。”

“没错,谎言又如何,那么多的真实建立在虚假之上,时间久了,谎言也会成为现实。为了构建这个世界,人类需要谎言,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呢?”

“不过看在莱露娜小姐如此关心家族成员人身安全的份上,不如就请你举几个可行的方案吧。入侵者要如何杀进我唐吉诃德的中心,取下砂糖的性命呢?我洗耳恭听。”

看着多弗朗明哥那洁白的一口好牙,莱露娜忍不住展颜一笑。

他还是这样,相当的自信,相当的猖狂。

“一如既往的狂妄而目中无人,国王陛下,我最欣赏的就是您这一点,相信您的国家很快就能迎接那一天的到来了。”莱露娜指着门外走廊上那些被黄金圆柱碰翻的白瓷花瓶。

多弗朗明哥闻言大笑:“好吧,希望我们的莱露娜小姐不会走进赌场喽!固执己见的人不会是个好赌徒,可惜每个输掉裤衩的家伙到死都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可不是什么赌徒,因为本人太过胆小,对风险敬而远之……”

莱露娜跨坐在多弗朗明哥的大腿上,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手指有节奏地在男人的脸颊上轻轻跳动。

“倒是你——亲爱的国王陛下,别输掉了裤衩叫我去赎你,那太丢人了……”

多弗朗明哥咧开嘴唇,亲上去:“哪里丢人?你分明就喜欢这样……”

“我会对此乐见其成的,既然您选择了走这条路,就要做好自食恶果的准备。”莱露娜眯起眼睛,兴奋道:“天哪,我真的太期待见到您一步走错摔个头破血流的模样了……”

“真是个冷漠绝情的小坏蛋,”多弗朗明哥游走的手指用力一摁,惹得莱露娜一声低呼。“昨天,你这里还很迷恋我呢……”

莱露娜低下头,隔着发丝对他的耳朵吹气:“她现在,也可以很爱你,不过要看国王陛下您的努力表现了……”

在进入喧闹光亮的角斗场前,需要经过一段长长的灯光黯淡的走廊。

大多数情况下,准备好以自由和性命为赌注,踏上角斗场这个血肉相拼舞台的家伙们,不是一路狂奔着冲向那个光亮的出口,就是用颤抖的手抚摸着盔甲咬牙向前。

野蛮的血汗腥臭味,直逼人的鼻腔。

莱露娜轻轻的脚步声,在这黑暗的走廊里响起。

一场激烈的混战刚刚结束,最后的胜利者会去拿走他的奖励,而其余倒在血泊里的人们,不是失去自由沦为斗兽场的囚徒,就是被所谓的「医疗队」拉走,最后变成无人记得的玩具。

光明正大的罪恶。

她说想要参观这野蛮的盛典,于是德林杰被派过来作为她的伴随者。

年轻的半鱼人青年几乎不怎么管莱露娜,只轻松地蹬着高跟鞋,大肆嘲笑这些败在角斗场上的废物。角斗场里蓄养着大量凶猛的斗鱼,而德林杰是其中最危险的那条。

绝大部分以命相搏的角斗者,其目的无一不是与利益相挂钩。

这里的人没有无辜者,他们是咎由自取。

——面对那些血淋淋的肢体时,莱露娜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但是很快,她不敢再看下去了。

已知的罪恶被坦然摆在眼前,而她却无力做出任何事情,于是只好远远的退去,仿佛眼睛看不到,心里就不会愧疚不安。

这一批的场地清理干净了,下一批摩拳擦掌的家伙们也在等待开战了。德雷斯罗萨斗牛竞技场里的选手室从来没有空过,舞台上的鲜血也从未停止过流淌。

路过选手的准备室,听到粗鄙的吆喝声,回过头去德林杰已经将某个家伙的头踩进了地板里。在德林杰这个唐吉诃德的威慑下,没人敢再放肆,只不过那些恶心的视线依旧牢牢贴在莱露娜的身上。

莱露娜叹了口气。

“我真的心情很差。”

污浊的空气,成群的人渣,沾满血腥的武器和盔甲,都让她感到深深的恶心。

她靠近了围栏,里面的选手们也吹着口哨贴过来,伸出手,想要把她扯进黑暗的角落里。凛冽的气味猛地一扑而上,刺入肺部又袭击了大脑,原本还在幻想龌龊之事的家伙们已经口鼻流血,栽倒在地。

德林杰开心地补上几脚,直踢的血肉横飞。

他好奇的视线瞥过来:“维尔戈先生说你是个只会哭哭啼啼的滥好人。”

“如果这是夸赞的话,那么我曾经确实是。”莱露娜双臂抱起肩膀,“他怎么不说,你的尿布还是我换的呢?”

德林杰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铁青起来。看来维尔戈确实说过。

“你小的时候又软又可爱,叼着奶嘴到处爬,小小的一团。”莱露娜用手比了比,遗憾道:“没想到乔拉把你养成这个样子了……哦,没有说她不好的意思,也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总之你先别踢了,那人的血溅我身上了。”

在唐吉诃德家族里长大的孩子,都带着相似的特征,既天真得不谙世事,又残忍到出人意料……她差点也生下这样的孩子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庆幸那次流产。

心底很烦躁,也许是被这个该死角斗场的气氛所影响了吧。昏暗肮脏的环境,带着铁锈味的恶臭,远处人声鼎沸的观众席上不断传来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声。

莱露娜发现自己渴求着力量。

一直以来,莱露娜都对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很清楚。在海贼里,她并不属于能征善战那一类,又和智谋挂不上边。作为能力者而言,虽然能力很便利,但也存在着巨大的缺陷:只能通过自身散发的气味影响敌人。如果距离太远,或者敌人本身闻不到气味(例如戴着防毒面具的情况),她的能力就毫无用武之地了。

即便接受过一些体格与武器训练,莱露娜也并不能在这片大海上做到自保。当无数次地被多弗朗明哥抓回来后,她终于悲观地想,自己其实是一种毫不起眼的爬藤植物,只能小心翼翼地依附他人而活,否则便会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默默腐烂。

强大的家伙们当然是从容不迫的,他们几乎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安危,在他们脑海里打转的,一般都是「打倒那个家伙」、「抢走所有宝藏」这类进攻型的想法。他们活得轻松而有恃无恐,看谁不顺眼就能无所顾忌地展示敌意,虽然有时候会显得有些笨拙,但这些在莱露娜的眼里已是最自由的存在。

一种从心底里奢望的生活方式。

如果她能够强大起来,像雷利那老头子一样强大,就好了。

她会自由自在地活在这片大海上,不用随时担心多弗朗明哥又想做什么坏事,她无需和这家伙讲什么大道理,只要揍扁他就好了。

……好吧,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啊?如果世界上的所有矛盾都能靠暴力解决,那跟眼前的斗兽场又有什么区别?

莱露娜轻轻地叹气。

很多很多年前的她,曾经有过一种幻想。

她以为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一个男人的观念。她赌上了自己的一切,用尽了全部的感情与耐心,反倒是一败涂地。

果然,身为弱者,绝不能轻易踏入赌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