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傲娇反派今天有喜欢我一点吗 > 第28章 南城

第28章 南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骏马疾驰下,在第二日黄昏抵达了南城。

因着沈穆的关系,守城官兵没有为难二人,爽快放行。

进城后,沈穆询问:“二位可愿同我回沈王府?若晋弟知你二人来了南城,想是会很高兴。”

拜访这事不急于一时,总要先安定下来。不等褚禾回答,银炙先谢绝了到府提议。

沈穆:“既如此便不强求,二位若有事可去沈王府寻我。”

褚禾点头应好。

随后沈穆便被赶来的官兵接走了。

“以后在南城可以安心住下了。”

银炙:“你很喜欢这里?”

“那倒不是,不过我不介意给你分析一下。眼下南城是最和平的,沈王爷的军队也算兵强力壮,而且这沈穆多半与沈王爷沾亲,沈晋又是他堂弟,我们生活在这里也算有靠山不是。”

这话银炙不爱听,甚至有点气不顺。

“你还想狐假虎威不成?”

听出了银炙话里的不虞,褚禾立即转了话头:“哪能啊,就算是狐假虎威,那老虎也应该是你才对,我的第一靠山还得是你。”

褚禾的谄媚样逗笑了银炙,心中那一点不快瞬间一扫而空。

关于住在何处,由于天色已晚两人决定找个客栈稍作休整,隔日再去租赁院子。

只在这南城租赁院子是个麻烦事,若没有门道很容易被骗或是租到不好的院子,两人商议后决定找牙婆帮忙。

*

沈王府内

厅中已备好了酒菜,是给沈穆接风洗尘的,这一遭到底是受了些罪。

王妃看着沈穆满是心疼,问了很多话,还是沈王爷出声阻止:“让子穆先吃饭。”

沈晋:“大哥,从明日起随我一道习武可好?若你出事,母妃又该伤心了。”

放下碗筷,沈穆正色道:“晋弟说的是,让叔母担心了。”

饭后,四人闲聊,沈穆将当日之事说了出来:“这次遇险实为险峻,若没有两位小友的帮助,估计兵卫寻到我需废些力气。”

“这两位小友还是晋弟的故人,男子名为银炙,女子名为褚禾,二人均有小宠随身。褚姑娘性子活泼,若不是她提起晋弟,我还不知有这层缘分在。”

话落,沈晋雀跃异常:“父王,我向你提过的,他们就是我在渝州城遇到的人,银炙兄本事了得,若他肯加入,定能成为我军一大助力。”

沈晋很少在沈王爷面前提起谁,自打从渝州城回来,银炙的名字已经是他第四次听到了。

沈王爷:“子穆可知这二位现下在何处?”

“他们是随我一道进的南城,眼下应当歇在客栈里,叔父若急着见人,我明日便去寻。”

放下手中的茶盏,沈王爷道:“这事不急,若遇到了,你们年轻人便多交流,日后来到府上也无需拘谨。”

有了沈王爷的话,沈晋决定次日便去寻笑笑,要将这事儿告诉她。

*

翌日清晨,在客栈老板指路下,银炙带着褚禾去了牙行。

给了些银钱,寻了一位对此地熟悉的牙婆。

“两位想寻什么样的院子?是宽敞些的,还是较为幽静的?”

褚禾是想住环境好的大院子,但出钱的不是她,带着不确定,褚禾小声询问:“你钱够吗?若不然我们租一处便宜的院子。”

银炙忽略了褚禾的话,说出了要求:“选一处僻静之地,环境清幽宽敞些的宅院。”

牙婆意识到这是个不缺钱的主儿,笑得合不拢嘴,事儿若是办好了,指不定还能讨些赏钱。

“好嘞,我手里倒是有一处院子应了郎君的要求,郎君是现下去看,还是明日?”

“现在。”

出了巷子,牙婆已差人备好了马车,行驶不过两刻中就到了牙婆所说的院子。

环境的确清幽,周围倒是有些人家,不过每户宅院相隔甚远,独立坐落。眼前这宅院门口栽植着好看的翠竹,入院后假山上还有流水,池中锦鲤畅游,因着开春,院中花朵也绽放了些,院子整体格局不算太大,但胜在雅致美观,两个人住绰绰有余。

只看这布局,也知租金不便宜。

褚禾看着院子四处,银炙则偶尔望向褚禾,看来她对这儿很满意。

银炙干脆给了牙婆银钱,定了这处院子。

牙婆从怀中掏出结契,过章后塞给了银炙。

“若需打理,郎君尽可来寻我,我就不打扰两位了。”说完转身就走,生怕人反悔。

这动作一气呵成,将褚禾看傻了。

“你不再去看看别的院子吗?”

银炙:“不用那么麻烦,就这儿。”

褚禾目光未从银炙身上离开,银炙有些不解:“作何这般看我?”

“我竟不知你还是个行走的钱罐子。”

忆起两人初见,褚禾倒也想通了,就当初那一身装备想来没钱也是置办不下来的。

“我的事,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眼神一转,褚禾嘴上不饶人:“你的意思是让我多去了解你,挖掘你的秘密吗?”

沉默后,银炙提步往前走。

各自选好了卧房,就隔着一道墙壁。

晚饭是褚禾做的 ,食材和一些生活用品是牙婆差人送来的,其余的东西需要两人再去置办。

虽然院子是租的,褚禾却很满足,以后都不用居无定所了。

入夜后,银炙怎么也睡不着,这是两人第一次分开而眠,身旁没了熟悉的气息,倒是有些不习惯。

因着房间就隔着一堵墙,白日里褚禾瞧见了银炙床铺所在位置,故而将床推到了一致方向,虽隔着墙,却也是头抵着头。

墙面传来了敲击声,敲击声后随之而来的是褚禾的声音:“你睡了吗?”

静默半响没有回应,褚禾又问:“听得到我说话的声音吗?”

还是没有回复。

褚禾自言自语:“不应该啊,这墙当是不隔音才对。”

犹疑期间,褚禾听到了墙面的敲击声。

“我就知道你没睡,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吧,你要是想听的话,就对着墙敲击三声。”

几息时间,墙面响起了敲击声,三下,不多不少。

故事是褚禾胡乱编造的,主人公以银炙为原型,受尽苦难,逆袭成功的故事,讲到逆袭部分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没了声音。

银炙知晓,这是她将自己讲睡着了。

黑暗中,银炙轻笑,搞不懂他为何会陪她胡闹。

不过这故事倒是有意思,是让他振作吗,变着法激励他,也只有褚禾会这么做了。

*

翌日,西市来了两位贵人,商贩们颇为惊喜。沈晋在南城中风评甚好,又是世子,必然会继承沈王爷的一切,未婚妻又是南城首富萧老板的唯一爱女,西市商贩大多受过萧家恩惠,这两位出现后也就不怪商贩们殷切了。

沈晋与笑笑会来西市可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是打听到银炙两人住在西市附近,特来寻人。

“没想到褚姐姐会这么快来南城,还以为要在仲夏后你我的婚礼上相见呢。”

“晋哥哥,让褚姐姐去我家可以吗?”

沈晋:“这怕是不妥,听大哥描述,银炙兄与褚姑娘感情甚笃,多有维护,怕是不愿分开。”

笑笑听出了话中之意:“看来褚姐姐已得偿所愿,银炙公子也从百炼钢化为绕指绕了。”

将目光投向集市后,一绒花摊子上,靓丽女子正拿着花儿对着俊伟男子比划着,似是想将花儿别入他的发间,男子推诿躲着,两人互动自成一道风景,分外惹眼。

“晋哥哥你快看,是褚姐姐他们。”

笑笑说完就朝绒花摊子跑去,临近后喊着:“褚姐姐。”

褚禾听到有人唤她,回过头就瞧见了不远处的笑笑,她身后跟着沈晋。

西市人来人往,四人重逢。

“褚姐姐,真的是你,到了南城怎么不来寻我?”

似是想起了什么,笑笑又道:“怪我,那日离开忘了告诉褚姐姐萧府位置。”

拉过褚禾,笑笑在她耳边轻笑出声:“方才我都看到了,褚姐姐与银炙公子感情真好,我就知道褚姐姐可以。”

原是她想给银炙戴花的一幕被瞧见了。

两男子跟在她们身后,女儿家重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先前堂兄遇险,多谢银炙兄相助。”

“客气。”

沈晋欲言又止,似是不知如何开口。

银炙:“沈兄有话,但说无妨。”

“渝州城一事我已告知父王,父王惜才,我知银炙兄有过人本领,想请银炙兄加入我军。”

见银炙不答,沈晋又说:“这事端看银炙兄个人选择,即便拒绝,你我依然是朋友,不会影响你我之间情谊。”

“银炙兄可慢慢考虑。”

褚禾回头,见已甩了两人一段距离,就此停下等人,待人跟上方问道:“你们聊什么呢,走这么慢。”

沈晋微笑:“方才我问银炙兄可否去府上做客,他还未想好,褚姑娘可愿去?”

沈晋知晓,若褚禾去了,银炙断不会拒绝前往。

笑笑:“褚姐姐就去吧 ,我回去就跟我爹说,我们一起去王府。”

邀请之言热切,笑笑一脸期待,褚禾说不出拒绝的话。

回看过银炙,褚禾柔声道:“我想去,你也去好吗?”

这次银炙没有沉默不语,点头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