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穿越乱世持家日常 > 第20章 谢礼

第20章 谢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那次将人扫地出门,郑氏和林大根再没有出现在宁家人面前。

至于林大根说的什么“三日后适合成亲”什么的更是无稽之谈。

久而久之,宁溪便也将其暂时抛诸脑后。

眼下,最重要的则是将谢礼给云九娘送过去。

她手上的络子前两天已经彻底编好,吃食也在今天忙活一早上后装在了食盒里,现在,只等着宁溪启程就行。

看了看天色,只见太阳高悬,万里无云的样子,想必不会有雨,倒是个适合出行的好天气。

如此,宁溪背着竹筐,赶紧出门。

他们一家和村里已经闹僵,乘坐里正家的牛车想都不要想,所以,如今去镇上也只能靠着一双脚了。

不过,相比为了牛车和村里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打交道,宁溪情愿靠自己走过去。

一路上,宁溪独自一人,即便看见有同村人目的相同,也没有要去搭话的意思。

就这样走了大半个时辰后,日头逐渐升高,宁溪额角也渐渐生出薄汗。

好在,到了这个时候,宁溪总算是到了进入各村的大岔路口处,同样也是上次搭乘曹家骡车回村时她跳车的地方。

因为去镇上的路只有一条,所以附近的十多个村子但凡去镇上的人或车,皆避免不了在这里出现,也正好给了宁溪后半段路乘坐其他村车子的机会。

想到这里,宁溪静静歇了一会,没过多久,果然见一辆牛车缓缓驶来。

今天既不是月中赶大集的日子,也不像月初月底那样有小集,所以宁溪一眼望去,明显看见牛车上的人不算太多。

如此正合她意,宁溪果断交了钱,上车省一省脚力。

一路上,牛车上的人因为同村,皆小声交谈着,见宁溪背对着众人而坐,便知她无意寒暄,倒也没有刻意去找她。

这种行为,倒是让宁溪升起一股好感,心里感慨,看来也不是每个村子都像上林村那样,烂泥扶不上墙!

小半时辰一过,熟悉的镇门出现在眼前,宁溪紧随众人下了车,直奔目的地而去。

到了地方,云锦阁一如既往,反倒是宁溪太远没来,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陌生,但很快,这种陌生便被云九娘打破。

此时店里无人,云九娘自然而然拉过宁溪的手,第一时间问的并不是她长久未来,货物能不能供上的问题,而是关切问道:“自你写信给我后,我便整日不太放心,如今见你安好,我才算松了口气。”

云九娘笑的温柔,让宁溪久违地感受到了朋友之间的友情,于是同样放松了心神,第一次不带紧绷的和她闲谈。

“还要谢过你帮了我,近日家中事多,一直未能前来交货,便是谢礼也拖到了今天,宁溪实在惭愧。”

云九娘嗔怪一眼:“见外了不是,相处三年,姐姐还不知道妹妹是什么人么,若不是真被事情缠住了脚,如何会拖的那么久。”

接着,云九娘像是想起了什么,调侃道:“我可是记得你第一年给我这铺子供货的时候,便是冒着雨也要按时到的。”

宁溪被她一说,也想起了这件事,不禁同样笑了起来。

当时他们一家初初落脚,衣食住行样样要钱,宁溪没办法,只好寻了这镇上的铺子,拿着络子的样品,想着和他们缔结供货的关系。

奈何她那时形象不佳,一看就是难民的模样,就算一家家的问了个遍,也没几个愿意和她搭话的。

最后,直到问到云九娘这里,才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善意和希望。

如此机会来之不易,宁溪自然要好好维护,所以,即便有次在交货日子下了大雨,她也穿着蓑衣,将打好的络子准时送到。

后来,等两人渐渐熟悉,宁溪见云九娘真的不介意她拖个一两天,便再没有如此过。

回忆完毕,宁溪和云九娘相视一笑,像是守着共同秘密的小朋友,忙里偷闲的感到了轻松快活。

笑完,宁溪将竹筐里的东西拿出,一共四份,大大小小,云九娘看着只能认出其中之一是宁溪常用来装络子的木匣。

等宁溪一打开,木匣子将将装了半盒,再联系她刚才说的话,云九娘便知宁溪所说近期繁忙不是假话,不然推迟将近一月多的时间,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络子。

云九娘对此并不纠结,宁溪多送一点来她自然能够卖出去,但少送一些,也妨碍不了什么,反而是物以稀为贵,届时对客人一解释,下一次的络子甚至能卖的更好。

想罢,她数了数络子,连算盘都未用到,便从钱匣子里掏出钱来交给宁溪,宁溪再略略一数,便清楚云九娘给的不多不少,正正好。

拿回空了的木匣,宁溪接着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推到云九娘跟前,道:“这便是谢礼了,姐姐不若打开看看,哪里不满意妹妹当场给你重编。”

宁溪既然说了是谢礼,云九娘便知道推辞不得,三年相处下来,她清楚对方不是喜欢欠人情的性子,当下便接了过来,缓缓打开。

木匣子不起眼,是在寻常的不过的木头,但里面的东西却让这不起眼的木匣都变得昂贵几分。

初时一眼望去,云九娘不禁眉梢微挑,随后带着几分惊喜的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东西静静地躺在云九娘手心,仍是个络子的模样,但却和云娘所见过的所有络子都不太一样。

像是普通络子,最多不多几根纯色绳编织而成,花样多一些的,也不过是在配色上稍微讲究一些。

至于再好一点的,便是宁溪给铺子里供货的样式,看上去繁复精致,极难模仿,整个镇上,目前也只有她铺子里有卖,这也是宁溪的货总能卖得很好的原因。

但现在躺在她手心中的络子样式,云九娘只能说从未见过。

只见络子的编织已经不再是几根搭配得当的彩绳运用不知名技巧的相互缠绕,而是颇有规律又超出规律外的,细细编成了几个字的模样。

“平安胜意,心想事成。”

如此八个字,复杂又不失精致,像是编织人对收礼当最诚挚的祝愿,带着无限的愿景。

云九娘看清后,摸了又摸,当即将络子戴在身上,素雅的衣饰配上色彩鲜艳的络子,一时间相得益彰。

宁溪夸赞道:“编出来时就知道,这络子必定和姐姐极为相配,现在一看,果然不出所料。”

云九娘低头看了看,眉眼皆弯:“废了很多心思吧,那些字样,要编织到络子上,想想就不是简单的事。”

宁溪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谢礼之一送出去后,接着她便将云的吃食又推至云九娘身前,道:“这是妹妹做的吃食,姐姐也尝尝合不合口味吧。”

吃食有两份,一份是给云九娘的,另一份宁溪不说,云九娘也知道是给她弟弟的,毕竟,真要说起来,还是他弟弟派的人过去,宁溪总要表示一下。

云九娘没动弟弟的那份,而是将宁溪推到眼前的食盒掀开一个角,顿时,一股扑鼻的鸡肉香传来,让云九娘只微微一闻,便赶紧盖上盖子。

有这种行为,并不是云九娘不喜欢或是觉得宁溪做的吃食不好,反而是认为宁溪做的太成功,她才会这样。

要知道,她这里可是成衣铺子,店里到处都是布匹衣物等,一旦染上味道,怕是好几天都不会散去,届时她这衣服、布匹还要不要卖了。

所以说,云九娘只敢稍微闻一闻味道,便立刻给盖上了,尤其,这食盒里的东西,是真的太诱人,也太香了。

云九娘默默咽着口水,这下望着弟弟的那份食盒,眼里全是觊觎。

最终还是姐弟情稍胜一筹,不至于让她实施不道德的贪污行为。

“妹妹好手艺。”云九娘发自内心的夸赞,同时建议道,“不知妹妹想没想过卖吃食的生意,以这样的美味,想来赚些钱不是问题。”

见她说的认真,宁溪也将自己的顾虑大概说了一下:“家中和村里关系不是很好,眼下村里人多眼杂,卖吃食这事暂时不可行。”

云九娘也不是稚童,人与人之间的弯弯绕绕,她在生意往来中只会接触得更多,因此她没有多说,只让宁溪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开口说就是。

宁溪笑着点头。

接着,两人又说了会话,最后还是宁溪见铺子来了客人,主动向云九娘告的辞。

家里上个月才补过东西,这次没有要买的东西,因此宁溪便直接向着牛车停靠的地方走去,准备再搭一程。

等到了时间,牛车准时回程。

同样的一辆车和同样的乘车人,只不过回时的路上要比来时多了不少货物,但宁溪依然很自在。

这种舒适的氛围,宁溪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如今一体会,也只能在心里可惜当初官府分配落户的地点不是这个村子。

不然,他们一家何至于此。

如今,就算宁溪愿意换个地方,也没有那么多银钱给她支配打通关系。

“唉!”

最终,她也只能重重叹口气,道一句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