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开局手撕男主 >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1章 第 1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商揆,过去多久了?”双锦瑶面无表情的推开他。

“三个时辰。”

明明在地底下好像已经过去一个月一般,没想到竟然才过去三个时辰,“左丘桡他们呢?”

“不知道,”商揆解释,“当时我想去救你,没想到你的速度太快,我没能追上,等我再回来,这里已经没人了。”

双锦瑶看了眼周围,与她离开时多了几分战斗的痕迹,正欲再问。面前的树精枯枝却突然有了动静,黑色的枯枝疯狂舞动着,树干处有烈火焚烧的声音。不多时,有火焰从树干深处冒出来,烧毁了树干之后,其余的树枝便也如碰到火焰的纸张一般堙灭。

这火焰的气息她很熟悉,是她使用的火行之力。

只是看着面前的场景,她却并没有多少快意,对战的时候,她感觉到树精其实并不想与她战斗,只是在激起她的火行之力。它希望她杀了它。

“真正作恶的另有其人。”

商揆点点头,根据现场的痕迹不难猜出,但是,“我已经找遍了这里,完全找不到对方在哪里。”

双锦瑶沉默。

商揆继续提议,“支援的弟子应该快要来了,不如我们先回村子里,等他们来。”

“不用了,商揆。”双锦瑶指指自己,“我只有筑基期的修为。”

商揆:“……所以呢?”

所以。

双锦瑶握紧手中的剑,她杀了对方最得力的干将,能够将左丘桡击败的人,难道会怕一个筑基期和一个金丹期吗?对方一定会来,充满愤怒的杀了她。

商揆觉得额角突突的跳,他明白她的意思了,在消失的三个时辰里她竟然是去杀树精了吗?竟然成功了?既然知道对方会来杀她,怎么不早点说,早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反而等着对方过来?

罢了,已经迟了。

他感觉到一股力量正在朝他们飞快地接近。

“对方有元婴期的修为。”商揆说,“我只能抵挡一阵,绝无胜算。”

“那我们便一直拖到援兵来,不要给她留时间去伤害他们。”

商揆好似第一次认识面前的这个人一般,这个女人好像疯了。但是心脏跳动时,告诉他,他一边觉得这个女人无可救药,一边觉得他爱极了这样的她。

商揆收回视线,他深深觉得,再看下去,他自己也得疯。

“居然能杀了娥姒,有点本事。”女人约莫二十来岁,举手头足透露着成熟的风情,她看见双锦瑶与商揆,视线率先落在商揆身上,“原来这里也有个好哥哥,差一点漏掉了。”

她抛了个媚眼,手指缠着丝巾,“好哥哥,要与奴家共赴云雨吗?”

双锦瑶觉得,如果自己不在这,她恐怕会把衣服脱光来勾引他。就算她在这,对面这人一身穿的,该漏的都漏了。

商揆并不回答,手中的剑已经出鞘,第一剑便是刺她的这张如花似玉的脸。

“郎君好狠心,云娘好生难过。”女人咯咯笑着,不忘记与之调情。但是手底下的招式却丝毫不见放水,招招狠戾。

原来她叫云娘。

双锦瑶吞了口丹药,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这个女人身上的灵气非常浑浊,有很浓重的血腥气,还有让人不易察觉的催情香气。她要提前吞下解毒丹,防止梦境之中的事情发生。

说来也奇怪,梦中她与商揆两个人一起击杀了云娘,准确来说,是商揆一人击杀了云娘。但是他不是才金丹期吗?为什么能与云娘一战?

难道他隐藏了实力?

双锦瑶不得而知,眼见商揆被逼得节节败退,她提剑眸光变得坚定,周身灵气流转,她能感觉到自己在使用树精的招数时,周身会有暖洋洋的木行之力被她吸收,是治愈与包容的力量,磅礴如海。

她脚尖轻点,在商揆抵抗妖女之时,身体微偏从她下方偷袭。有了她在这里助攻,云娘猛然往后退。

“大衍剑法?”云娘脸色微变,“居然是大衍剑法,谁教给你的?娥姒是吗?”

商揆不敢松懈,仍旧警惕的看着对面。他听不懂这妖修在说什么,更没有听说过大衍剑法。为何这妖修会如此着急?

“它教我学会大衍剑法,这样便能杀死它自己。”双锦瑶道,明明杀意四溢,可因为这剑法的缘故,周身气息竟然格外平和,就连商揆都觉得心中的躁郁平息了许多。

双锦瑶的剑指着她,“你这妖修操控娥姒杀人,实属该死。”

“该死?”云娘大笑,“我的确该死,我早就是应该死去的人了。若是我不炼化活人的精血,我如何能活到现在。不过小妹妹,我可不是白白让他们送死的,我是让他们在极乐之时死的。”

说着,暧昧的对着双锦瑶眨眨眼,“你若是将大衍剑法原原本本的画下来给我,我便也教教你如何?”

“不知死活。”商揆低叱,提剑而上。

双锦瑶知道自己实力与云娘相差过远,只在战斗中辅助商揆。原本元婴期的云娘竟然让他们逼得节节败退,好几次都差点被伤到。终于商揆胜了一招,在她腰间落下重击,但自己也没有讨到好处,全身被震得发麻,气血翻涌。

“她身上有伤。”双锦瑶低声道,对方腰间似乎伤口撕裂了,如今正在往外汩汩流血。

云娘也听到了,她冷笑,“与你们一起过来的那个修士,倒是真有点厉害,居然能把我伤到。不过,就算我受伤了,难道你们就觉得能杀了我吗?”

“做梦。”

两人的攻击惹恼了她,双锦瑶并不在乎她的情绪,她沉浸在剑法之中,竟然比商揆更快得冲了出去。周围的木行之力在身边跳舞,也许是因为这剑法是娥姒的,这山上的所有树木全都在疯狂呼啸摇摆,将自己的力量献给双锦瑶,好似在说让双锦瑶替娥姒复仇。

不知不觉,明明是商揆的修为更高些,在战场上占据主导的却是双锦瑶。她挥剑之时,浑厚的灵气将她缠绕,好似有生命一般在呼吸。

挥剑。

横斩。

上挑。

抵挡。

一气呵成。

大衍剑法在她的手里越发熟练,云娘的速度好似在变慢,双锦瑶看到了她的破绽,毫不犹豫,立马攻过去。

剑刃锋利,在妖修腰间辟出一道血痕。

“好,好……”云娘震怒,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给伤到。霎时间,她不顾及自己身上有伤,周身气息大涨,“原本想要留你们一个全尸,现在看来,你们这么不乖,也不必留了。”

她挥袖,磅礴的灵气瞬间爆炸开,将双锦瑶弹飞出去。

即便是有木行之力加持,双锦瑶还是免不了胸口发痛,重重跌落在地。直到这时,双锦瑶才惊觉大衍剑法竟然如此消耗灵力,她周身的气息已经全部枯竭。

云娘慢条斯理的走向他们,鲜血滴滴答答得流淌,却丝毫不在乎,她正欲说什么,神情却陡然一惊看向半空,“看来是你们的援兵到了……怎么办人家可打不过……”

“你们……就先随奴家躲起来吧。”

她一挥袖,面前的土地开始移动。双锦瑶二人迅速随着云娘沉入地下。

这云托山里竟然别有洞天,看起来山体竟然已经全部被掏空了,洞穴内分出了许多房间。他们落下的地方,一个老鼠人睁着猩红的眼睛过来迎接云娘,“主人。”

这老鼠人约莫有一米长,和人一般站立着,看起来灵智不高,却能口吐人言。

云娘:“将所有外出的通道全部都关闭,不要泄露半分气息。”

“是。”

“我要去疗伤……至于这两个人,随意你处置,别弄死就行。”

“是,主人。”这次它的语气明显有些兴奋。

双锦瑶失去意识前,好似闻到了有什么粉末进去她的鼻腔,应该是迷药。但是她来不及反应,晕死过去,只来得及看见这只老鼠人奸佞的笑容。

再次醒过来,是在一个山洞制成的牢笼里。

这山洞不大,只有她与商揆两个人,山洞之中开满了不知名的红色花朵,如血一般鲜艳。山洞之中布置下禁制,里面的声音传不出去,外面的声音也穿不出来,但是禁制并不完善,他们还可以看到外面。

外面应该也可以看到里面。

双锦瑶抬眼,看见坐在外面的老鼠人。他提了个凳子坐在外面,嚼着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

它在等待,它想要看人交欢的戏码。

真是有病。

双锦瑶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好热……山体之中应该会更加凉快才是。身边躺着商揆,他还没醒,但是脸颊坨红,呼吸急促。

双锦瑶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是这花的花粉么?有催情的作用?!她心中悚然,立马从地上跳起来,躲到角落里。

她得想办法隔离开两个人,他们绝对不能发生什么,绝对不能让梦里的事情变成事实。

储物袋里有个法器,可以把人包裹在圆球之中,与外界隔离开,她掏出珍珠一般的法器,用仅剩的灵力催动,包裹住自己。随后失去了一切声音,静静地躺在其中,忍受身体逐渐升腾的温度。

作者有话要说:提前更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