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满级神君和穷书生 > 第37章 春和景明忘秋来

第37章 春和景明忘秋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蓝的秋水中,掠着一艘乌篷船,像是透明体,来往鬼魂都看不见,自顾自地走着。

风琮在船头打坐,脊背笔直,呼吸匀畅,无影落下,姜笺抬手将水分成几股,绕在穷书生身周围,然后不断借秋水,将原本她渡入人身子里的神力运出,与秋水缠绕一起,约莫五分钟后,她把绕在秋水中的神力,重新渡回人体内。

忘川水不仅软无骨,重点是可借来将神力转为普通人身子可容纳的灵力,在人身子里快速延展,不出明日,穷书生练剑便能事半功倍。

风琮脸颊干干净净,打坐一刻钟,甚至一点汗都未有,他睁眼时,只觉得浑身轻盈许多,甚至有种平地起飞之感。

一点神力,已存于半仙之上。

“阿笺,这秋水——”风琮起身后,不忘跺了两步,真的感觉浑身轻盈好多。

姜笺给穷书生渡完神力后,便是一种很舒适的姿态坐在船板上,“秋水有利于哥哥塑造灵根。”她拎起那把无名执剑,抬手递给他,“这剑没名字。”

风琮蹲在地上,接过剑鞘,抽剑时,剑影恍了他一眼,剑气拂动落他身前的一缕青丝,那双眸子明显闪过惊喜,“不如叫忘秋剑,如何?”他把剑推回去,“忘秋,秋季过后是凛凛寒冬,不如忘却秋,只待春和景明。”

“好名字。”姜笺想,若此时有一盏茶,她非得跟人碰一杯不可,忘秋待春和,果然是来自什么教育界的人才。

虽然她还是没搞懂教育界是什么。

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既然九幽府都来了,要不要在这儿去看看灵叶跟灵雁。”她道,也是她在九幽府还有要事,暂不能走。

暂待两日,穷书生正好在她的地盘上好好习得剑术,再过一段时日,便是修仙界内的五派三世家打擂台。

各路散修也可报名参加,正好修仙界中多年不见新鲜术法了。

“留在九幽府,我们住哪儿啊,阿笺。”风琮把剑放在一旁,也坐下,任凭乌篷船游动。

姜笺自豪道:“哥哥,不知道吧,我和鬼王认识,我们可以住在鬼王宫。”

“啊?”风琮吓了一大跳,他的阿笺妹妹居然和鬼王认识!!!

其实静下心想想,也是,不然怎得一间普通的风花铺能找来九幽府的生魂,若非有点关系,是很难成功招魂的,这点他自个想通了。

“就是九幽府为何不就叫鬼界呢?”他质疑道。

姜笺双腿伸直,左右晃着,打趣道:“哥哥,你的问题为何可以如此多呢?”打趣归打趣,她还是如实说了,“是统管鬼界的神君取的。”

“那简直。”风琮停顿了下,真实道:“好听极了。”神君他心中深深敬畏,自然是好听的,确实不该质疑。

姜笺嘴角浅笑,“鬼界乃九幽成,我们所渡的忘川水是通往九幽必经之路,这条忘川可同九处幽,九处幽其中可通往任意幽,不过分什么鬼,一般可任行者,须得是大鬼以上。”

“第一幽,乃鬼王宫和鬼界短期内可轮回的生魂,依次往后,每低一幽,便是往下一层,轮回时间越长,直至第九幽,在鬼界生存时限最长,所以才有了九幽府。”

姜笺说完,饶她是盯着穷书生说的,人这会儿聚精会神看着她,也听得入迷,她侧了一下头,确实姿色不错,就是问题很多。

鬼王宫里的河流也是引的忘川水,是以乌篷船便直接引着二人进了妖王宫。

河岸上穿行的鬼将在看到乌篷船只上的那盏高挂的灯盏后,若无其事的走过,却没加阻拦。

早在船只进忘川前时,船上高挂的那灯盏十分惹眼,守着忘川水的鬼将便把消息通禀给了鬼王,鬼王一听描述便知晓来龙去脉。

神君归家,带了家眷,不想被人知晓,鬼王下令凡是在鬼王宫遇到乌篷船只者,只需一切照常,不阻拦,不叩拜,别吓着神君家眷。

风琮倒坐在船板上,他看着这座鬼王宫的模样,清秀别致,山水园林,桥廊如画,唯一的不足,便是天空永远是青蓝色,没有光照,在此刻也墨入画中,显然成就一副景致。

陡然令他想起风花小院来,院中的格局也雅致的紧,没什么特别装潢,才最考验能工巧匠。

“阿笺,鬼王宫的鬼将是看不见我们吗?”风琮显然是改不了本,问题多的不得了,俗话说的好,不懂就问,乃美德也。

“看得见。”姜笺换了种通俗易懂的解释,“就跟姜大夫去妖界那般无二,但姜大夫毕竟是救死扶伤,受人尊敬,至于我们,不受约束是真,无需旁人朝我们点头哈腰也是真。”可是不能给她点头哈腰。

不然就成磕头了。

穷书生实在是太过聪慧,受人尊敬可不是受人磕头。

鬼王见了她,也得叩拜,就连鬼界飞升的那位流暗仙上见了她,也如鬼王一般,其实每一界的王,跟飞升的仙上,见她都该如此,只她在别界,压根没真的露过面,旁人不知。

鬼界在有她接手的一年里,原有的秩序依旧进行,该改的秩序一样不落。

乌篷船行至尽头处,慢慢停下,便也到了二人居所‘送禾殿’。

风琮眉尾挑了下,好别致的名字,他猜不到什么意思,但不知为何的感觉促使着他没问出来。

‘送禾殿’的门是自动开的,除了鬼王派来打扫的鬼将打扫外,其他人也是不会靠近这地方的,一进殿,就是一处园子,园子里小桥流水,曲亭潺潺,春柳扶腰,花开灿漫。

鬼界不分四季,便是四季如一日,满园馨香扑鼻,也只清清淡淡,沁人脾,并无不适感。

“这就是我在鬼王宫的住所。”姜笺领着穷书生穿过一座小桥,推开一间屋子,她刚想说‘哥哥,你住这间’,瞬间如鲠在喉,眼前屋子未曾打扫,灰尘蒙蒙一层,推门时,土粒飞扑到二人脸上。

鬼王怎么这间没清扫。

她抬手便勾了鬼王身边的大鬼过来回话,被勾过来的是晴鬼,一个掌管所有鬼将的大鬼。

晴鬼惶恐,却也只得听从鬼王吩咐,不跪神君,只轻轻俯了下身子,刚想回禀,一时脑子空白,忘记鬼王交代的此时此刻的神君姓甚名谁,只记得绝对不能唤神君。

风琮感觉自个身后阴森森的,扭头一看,一个穿着跟侠客一样的什么东西就站他身后,垂着头,一言不发,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

“走路没声音啊。”他道。

“鬼走路本来就没声音啊,是吧。”晴鬼灵机一转,“是吧,姑娘。”他是忘了,但女子嘛,唤声姑娘也不妨事。

应当不妨事吧。

“鬼界的人走路都无声的,甚至没有影子。”姜笺看着后背几乎快要贴上她的穷书生,她往后挪了一步,替晴鬼解围道,“我们也没有影子的。”

风琮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前身后,确实没有,原来入了鬼界,即便是人也跟鬼差不多。

“我姓姜,别再忘了。”姜笺朝晴鬼招了招手,提点道。

晴鬼很有眼色地道:“姜姑娘,鬼大王说,您携家隽远道而来,特明小人前来一说,二人厢房在对面那间,收拾妥当。”

家眷?

家眷?

姜笺和风琮相同的是,都是一愣;不同的是风琮很快就从家眷这二字中脱离出来,阿笺唤她哥哥嘛,说家眷倒也合适,应当是没诉说清何等家眷。

而姜笺从进入九幽府来,只在守门鬼将那里说她带了人来,却被误以为是家眷,说家眷是无妨,毕竟她也没说清,但家眷二字所包含的寓意实在是繁多。

“把这间房也收拾一下。”

晴鬼立刻接受,使术法将满是灰尘的房间,不一会儿便打扫的一尘不染,然后晴鬼离去后,转头去了鬼王宫禀告鬼大王。

“大王,神君她好像和家眷闹别扭了,让小的把‘送禾殿’的客房打扫出来给家眷住了。”

鬼王一听,气地直跺脚,“立马宣召流暗仙上回鬼界,一同商讨,神君终身大事。”接着他从座上起身,离去时,丢下一句,“我去去就回。”

姜笺见人把屋子收拾好,跟穷书生说了声,她先回屋睡会儿,待会一同去看灵叶和灵雁,结果回到屋中,她嘴角扯了一抹尴尬的笑。

怪不得只清扫了她这间屋子,感情是真把她和穷书生当做是夫妻那种家眷了,红绸缎悬挂在梁上,绣着鸳鸯戏水图案的红锦被。

屋内一应陈设,大大小小的红囍字,惹眼亮眼,甚至凳子面上都套着红色的布套子。

这可真是令她大开眼界。

姜笺抬了一下手,这里的布局赫然换成她风花小院里那间屋子的布局,粉绿床幔,整件屋子陈设包括茶具也被她换成,要么是粉色,要么是绿色。

再也没有红色。

鬼王悄咪咪落在姜笺所住的屋中时,正正好看见她换掉刚刚的陈设,他好像惹神君不开心了,立马滑跪到她跟前,抱着她的大腿。

“我的神君殿下,我要早知道殿下跟家眷正在闹别扭,我就不私自做主了。”鬼王声音要多洪亮有多洪亮。

姜笺弯腰去捂着鬼王的嘴,“小声些。”她在船板上给穷书生施得那个是人看得清鬼界魂魄的术法里,就有能听到鬼说话。

鬼王眼神真挚,立马点头,他懂了,小夫妻闹别扭,不愿让外人知晓,这他可太懂了,“那神君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立马去。”

“别添乱,别来找我。”

姜笺说完,鬼王就离开了。

她舒了口气,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鸟儿在柳树上飞来飞去,叽叽喳喳,仿佛一个纯天然的闹钟,一声声跌宕起伏,姜笺醒来时,她已经睡了一个时辰,她是真困了,才眯了一会儿,想着她还约了跟穷书生去看灵叶跟灵雁,便提着裙摆喊人一同出了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