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攻略脸盲失败后 > 第17章 第四计·假痴不癫(二)

第17章 第四计·假痴不癫(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夜,忙于大事,多日不见的元晖来了挽月殿。

方一坐下,便苦着脸拉着元明月撒娇诉苦,“阿姐,孤今日借口向她请安,特来看你。”

元明月的衣袖被他拉着,“我又没怪你。我听窈娘说,你的大事约莫快成了?”

元晖点头应是,“孤用垂帘听政换她改遗诏,助孤继位。”

徐见羞一介女流,就算垂帘听政,也翻不出任何风浪。

只要为帝,他有的是日子和她耗下去。等大权在握之日,生杀予夺,尽在他股掌之间。

而他,迟早有一日会将她永远赶出重华宫。

“那元晖,我何时可以回女观?”元明月小心翼翼开口,“你上回说你根基不稳,仍需争取关外侯。可她不是答应帮你了吗?我应不用嫁进程家了吧......”

元晖面上为难,看她满含期待,开口“唉唉”几声,却又不肯说下去。

元明月忽地了然,默默扯了扯被他拉住的衣袖,“你还是想让我嫁给程九昭,对不对?”

元晖诚心跟她道歉,说他处境不易,“今日几位皇叔在朝堂之上,指责孤留你在宫中,为祸南朝,不利国运。孤百口莫辩,那时孤便想,若孤是有实权的帝王,他们怎敢骂你是祸水灾星?”

“还有六皇叔,今日来找孤,话里话外想帮莫飞声求娶你。阿姐,你知道吗?为了你,孤与六皇叔险些翻脸。”

元晖说到最后,眼泪四涌,他胡乱用手去抹。

元明月从前便觉得他哭起来像光和帝,今日一看,果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哭相。

“他怎又惦记上我了?”元明月气恼元前言而无信,人前说帮她追程九昭,人后却急着将她嫁给莫飞声,“元晖,你莫听他的。你想,若你听话将我嫁给莫飞声,指不定日后你立后纳妃,他也要掺和一脚呢。”

元晖:“阿姐,孤知晓你不喜莫飞声,今日严词拒绝了他。六皇叔走时,面上不大高兴,你近日少在他面前出现吧。”

元明月连连点头,“放心,我最烦他了。每回见到他,躲都来不及。”

“阿姐,孤亦是为了你好,”元晖再三劝道,“小侯爷英俊潇洒,程侯极好相与。你嫁过去,孤自然安心。”

“嗯嗯,我知晓。”

元明月看他眼下乌青,想他应许久未睡好,赶忙推他出门回宫安寝。等他走远,她笑着阖上房门,快步躺到榻上,钻进被中,蒙着被子大骂。

“死元前,不过骂了他一句讨厌鬼,竟如此报复我!”

“还有元晖,小没良心的烦人精。”

......

被中气息稀薄,元明月骂了几句,就觉喘不上气。她只好一把扯开被子,合衣躺在床上自言自语。

“我又不是肉饼,怎个个都惦记我?”

“算了,看来左右横竖都要嫁人,那我挑个顺眼的嫁。”

房中两幅画挂在墙面之上,她让春杪找懂行的太监打听过了,这两幅画值五百两。她还是头回收到这般贵重的大礼,“我瞧程九昭就不错,还知道偷偷给本公主送礼。”

师姐们常说,女子若想成亲后日子过得甜些,这成亲前便要与男子心意相通。

元明月不懂心意相通是何意,只得努力回想师姐们往日所言。她依稀记得,第一件事便是要“取长补短”。

当个谄媚的奴仆,放大男子的长处;做个哑巴瞎子,对男子的短处视而不见。

她伸出手指,认真算了算程九昭的长处和短处。

程九昭有三好。人好,知道给她送礼;脸好,配她绰绰有余;家世好,她嫁过去,有银钱花有人伺候,日子舒心。

然,他身子骨瞧着不行。整日生病,恐怕是个病秧子。

元明月垂足顿首,唉声叹气,“没事,大不了我受点床笫间的苦楚。若他早死,我便帮他守寡,卷了他的银钱,去女观修大宅子!”

嫁给程九昭的日子,怎么想怎么好。

元明月动心了,今夜梦中辗转反侧都是守寡之后的好日子。

翌日天晓,她早早起来,坐在窗前开始作画。等春杪与冬葭打着哈欠来伺候她时,她精神抖擞扔给春杪一幅画,“去,送给他。”

“公主,送给谁啊?”

“小侯爷!”

春杪拿起画一看,画中有两只瞧着像鸭,又长得像鸡的四不像之物。旁边笔墨挥洒,一条条形似水草。她迟疑问出声,“公主......您画的是野鸭浮水吗?”

元明月责怪她没眼光,“止则相耦,飞则成双,这是鸳鸯戏水图。难道我画的不像?”

春杪嘴角一抽,“啊啊啊,挺像的。是婢子常在宫中,未曾见过鸳鸯,一时眼拙。”

冬葭凑近看,也说春杪没眼光,“公主画的多好啊,你瞧这一对鸳鸯形影不离。小侯爷若见到此画,心里不得美死。”

元明月被她夸得花枝乱颤,害羞地捂住脸。冬葭上下嘴皮翻飞不停,“只羡鸳鸯不羡仙。咱们公主是想借此画告诉小侯爷,愿与他双宿双飞!”

春杪:“......”

宫道长长,春杪在一处宫门口,等了半晌终于等到孤身一人的程九昭。

她环顾左右,先是向他行礼,见他面露疑惑,笑着将画塞进他怀里,“小侯爷,公主画的画,派婢子送给您!”

宫中人多眼杂,她唯恐被人看见连累元明月。送完画后,立马跑走,转瞬不见人影。

程九昭的心绪在震惊和疑惑中来回交织,那幅画被他紧紧拿在手中。他找了个没人的角落,鼓足勇气方敢展开。是两只野鸭在水下浮水,一堆水草在下面飘,野鸭脚下有一根长绳,死死缠住它们的双脚。

“水草遍布,鸭子却被绑了脚?”程九昭仔细端详此画,力图品出元明月的画中之意,“我懂了,这是在警告我,她打算捆住我的双脚,丢进水里!”

好歹毒的心肠,程九昭想。

他只是无心说了一句“她丑”,她居然连害他多次,至今不肯放过他。

这日出宫回府,他翻出那箱装满金钗珠翠的妆匣,唤程上取来笔墨纸砚。

苦思到夜半,他最终写下十字:

「公主,七日后,窈窕宫一叙」

他常在宫中走动,也是无意间发现窈窕宫这个好地方。听说前朝有一美人自缢在殿中,后来宫里便多了些风言风语。

有人言之凿凿说听见殿中有女子的哭声,有人半夜路过门口,里间绿影闪烁。

久而久之,无人再入窈窕宫。

为防如上次一般,被有心人得知此事。程九昭这次学聪明了,不再找太监送信,而是特意休沐一日,假意陪亲爹程渊去长秋宫向皇后徐见羞请安。等路过挽月殿,见元明月在靠墙处写字,遂等路过那处矮墙时,将信裹上石子扔进墙内。

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程渊依稀瞥见他往里扔东西,“方才何物闪过?”

“爹,你看岔了。”

他说话的声量极高,元明月闻声看过去,发现墙边有一裹着石子的信。她走过去,小心展开。等看完,笑意吟吟朝墙外大喊,“真是好日子!”

冬葭听见她在说话,纳闷问她,“公主,什么好日子?”

元明月笑而不语,继续坐在练字。

好日子便是她借程九昭离宫,余生潇洒度过的开始。

墙外尚未走远的程九昭听到她这句话,身子打了一个颤。他听出元明月语气中,欣喜异常,料想七日后的窈窕宫,他必有一番大罪要受。

约莫不是一顿打,就是一抓挠。

从昨日开始,他已做好万全准备。每日早晚留出半个时辰勤学苦练,方槐序这个武痴见了,都夸他勤奋用功。

他盼着,元明月打他一顿出了恶气,与他再无瓜葛。

程渊看他心事重重,回头瞧了一眼挽月殿,“若皇后娘娘问起,你千万莫提秋晚亭一事。”

“嗯。”

既然元明月未去,他若贸然提起,倒显得他平白诬她清白。

两父子一前一后入了长秋宫,太监引程渊去了栖凤殿,引程九昭去了偏殿。徐见羞正与元前商议元晖继位之事,见程渊到来,招手让青霜递上遗诏,“程侯,前日太监翻找冷宫,才找出这封遗诏。本宫今日请你们二位过来,也是想问问你们的意见。”

元前不说话,程渊跪在殿中,语气诚恳,“臣恭贺太子殿下继位!”等程渊说完,元前担忧着开口,“皇后娘娘,本王担心两位王兄......”

“程侯,本宫请你来此,便是想让你掌中都十五万大军,以防不测,”徐见羞看向门外,有太监适时入内,将虎符送到程渊面前,“两位王爷若知遗诏之意,定不会善罢甘休。”

程渊犹豫再三,还是收下虎符,“臣自当竭尽全力,护卫新主登基。”

元前与徐见羞对视一眼,“程侯,中都城的安危,本宫从今日起,便交到你手上了。”

三人正欲商谈继位事宜,太监急匆匆跑来,“娘娘,不好了。定山王与世子方才入宫,说要斩杀公主,为嘉平县主报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