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听闻风不过山 > 第12章 牙印

第12章 牙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牙印。

刚才冲澡的时候,徐怀均都没有摸到,只是随意把身上的泥水冲刷掉。

但是在正对上初佳洛的一刻,手却摸上了后背。

因为那里痒。

“小初,你和我们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汪义的表情很认真,徐怀均虽然是舍友,也是兄弟,但初佳洛如果真的被欺负了,他也会翻脸。

徐怀均表情微变,不知道在想什么。

初佳洛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就算被狗咬一口好了。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徐怀均真不是个东西,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敢做不敢为,初佳洛甚至有点心疼秦云看上这样的人。

“我们发生了争论,他,”初佳洛指向徐怀均,那人保持着摸颈的动作看过来,“我们就动手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说一分钟前,徐怀均可能还真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但这个位置的压印过于敏感,初佳洛嘴上的伤口也恰到好处。

他觉得可能是压力太大,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

汪义有些恼火,毕竟初佳洛是自己带来的人,之前徐怀均也是明确说过没有意思。就算徐怀均在长相和家世上远胜过他,也应该公平竞争,在场的人也不是,难道会相信这种话。

这次活动的人,大多是秦门的同门师兄,只有汪义和严依依是小门派,他和严依依关系也很一般,纯粹是为了约初佳洛。现在人姑娘出事,他再不出头以后是真混不下去了。

还不等他先开口,徐怀均已经起身走到初佳洛身边。

汪义自然也站起来,两个一米八的男人面对面,火药味顿时很足。

徐怀均低头看向冷脸的初佳洛,缓缓开口:“你是什么时候看到我去找你的,你在哪里被我找到的。”

初佳洛老实回想了一下,手机划开地图,“这里。至于时间的话应该快靠近六点左右。”

“那又怎么样,你要开始狡辩了吗?”汪义怒火中烧,一时反应不过来,但其他人已经感觉不对劲了,齐思豪按住他,“你听他说,别打岔。”

徐怀均接过手机,这个位置其实离民宿不远,但这里到处都是小胡同,各户人家之间又挨得很近,几乎到处都得拐弯,一个不小心就会拐进死胡同。徐怀均记得他头疼,躺下休息的时间是五点左右,最重要的是王嘉绮带着几个姑娘在门口打牌的时间是四点半,一直没有离开过,一楼的厨房里还有齐思豪这个大活人,一直在择菜,不可能没看到人下楼。

而徐怀均压根就没有出门,所以他们看见徐怀均和初佳洛从外面走来的时候才会那么意外。

初佳洛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但徐怀均敢和她解释原委,她也品出了其中的道理。

“那么就是说我躲过了这么多人的目光,一个外地人在一个小时内绕过这些迷宫一样的小胡同,”他手指放大地图,将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的地图放大,“然后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你。”

初佳洛反应过来,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了,太顺了。

徐怀均拉着她回来的时候,绕过那么多个岔口,完全没有犹豫过,

而徐怀均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如果他真的是第一次来无渊市,这是绝不可能的,甚至有很多本地人都会走迷路,就算他真的天赋异禀,也不可能知道初佳洛的准确位置。

但是他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她面前,那么对她做那些事情反而成了不那么奇怪的事情。

“对啊,老汪,你想徐哥总得出去吧,我确实没看见有人下楼。”齐思豪放开手,王嘉绮等人也摊摊手表示没看到人出去。

徐怀均又往前走了一步,低下身与初佳洛平视,“所以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初佳洛却感觉到另一个不对劲的问题,抬头,“后门。”

“这个民宿没有后门。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好了。”话一出口,徐怀均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房间有一个阳台,而他的裤腿湿的位置就在膝盖和大腿内侧。

他脸色一变,初佳洛也反应过来,两人一前一后往楼上走,其他人大气不敢喘,也跟在后面。

阳台的门是什么时候打开的已经不知了,毕竟刚才所有人都在房间里,但是那个位置真的有脚印。无渊的雨看上去不大,但其实极其密,冲刷了大部分的痕迹,只留下了半个在屋檐下的深印。

脚印的主人是谁就无需解释了。

汪义立刻揪住徐怀均的衣领,后者有些烦躁甩开,初佳洛却挡在两人身前,她有些惊讶的看向徐怀均,就像是第一次看见他。

“你会飞啊?”初佳洛咂舌,无渊的湿气重,雨多,容易生苔藓和爬山虎,小别墅后方密密麻麻爬满了绿油油一片,其他北方土生土长的人不知道,但初佳洛知道要在这样恶劣的地方,完好无损的从三米高的地方踩下来难度极大。

因为地面泥土松散,很可能是低洼,天黑雨滑,徐怀均居然就穿着内室的拖鞋跳了下来,简直是武林高手。

整件事情都有些莫名其妙,初佳洛却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气愤了,她宁可相信徐怀均人格分裂,也不相信他会穿着纸质拖鞋飞过三米高的阳台。

“其实天黑,我没太看清。”初佳洛有意下台,徐怀均却有点难堪,他半蹲下看着脚印,又比对了一下自己脚上满是泥泞的鞋子陷入沉默。

脖子上的压印瞬时有些滚烫,居然让他有些难耐的渴望,这种感觉太变态。

回到A市,看心理医生刻不容缓。

初佳洛本不打算继续追究,其他人也觉得有些荒唐,现在还在下雨,大家都打算先吃点东西。

徐怀均走在最后面,他脸色极其苍白,作为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先是半夜有奇怪的声响,后是莫名奇妙和初佳洛接吻,而且他还恰好失去这段记忆。

他快走几步,想要拉住初佳洛问个明白,但伸出手却不知该做什么。

初佳洛一开始有些懵,主要是被这样一顿‘骚扰’,但她又觉得事出有因,真的要怪罪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些年轻人只知道网上无渊的出片非常好看,当地几乎四季都在下雨,色调墨黑阴沉,极其适合采风,一些喜欢江南风光的游客经常在这边小住拍照,算得上是小众娱乐景点。

初佳洛年少时候就喜欢坐在河边发呆,时间久了,就连身上也沾染了雨水的气息,细雨绵密,烟雨朦胧,她一直都是孤身一个人。

王嘉绮和齐思豪有意调停,汪义也不会真的在这个时候发难,其他几个女孩也都拉着初佳洛讲起本地的趣文,倒是徐怀均一直不言语。

徐怀均性格冷淡,但不至于完全不搭腔,身边气压很低,原本对他有意思的女生也不敢搭话。

“坏了?完全开不了机?这是怎么回事?”初佳洛起身,还好之前备份,但这台笔记本陪了她快两年的时间,实在有些舍不得。

不知那头说了些什么,初佳洛急得团团转,原本她就没吃下几口,现在更是有些食不下咽,“我现在去接它。”

这么一闹腾,已经接近九点,初佳洛却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拿回来。

“被雷劈了?”初佳洛快被气笑了,“哪来的雷。”

“确实古怪,”张叔看着已经化作黑炭的一团电子废料,有些哭笑不得,“你来看看吧,这可真和我没关系,外头雷一响,我还在帮老婆收被子,回来你的电脑就自燃了。”

虽然天已黑,但汪义还是毫不犹豫陪着初佳洛出门,徐怀均有些愧疚,一声不吭也跟着出门。

三人一路无言,汪义站在中间,他知道大概的事情经过,但这也不算是初佳洛的大过错,他脑海里徐怀均做的那些事着实有些难以启齿。

徐怀均的记忆力很好,他可以一遍记下所有的路程,但这七拐八拐的弄堂,若是第一次来却是绝无可能找到头绪。

初佳洛抱着电脑残骸,依稀可以辨认出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如果不是相信老板的人品,她甚至会觉得是对方一把火给它点了。她呜咽了一下,那黑黝黝的一堆实在让她揪心。

汪义砸吧嘴,“这玩意儿,做什么坏事,被雷劈了。”

初佳洛又抽泣了一阵,轻轻抚摸着这一团黑到难以辨认的宝贝。

老板娘走出来,“你那电脑真是见了鬼了,一直在跳屏,关机也关不掉,我只能给你按下紧急关机键,好不容易消停一阵,回来就给烧了,差点把我的店给点着。”

看夫妻俩为难的样子,初佳洛也不好寻人麻烦,只是无声抱着它往外走。

雨下下停停,居然升起了薄烟,雾气侵体,南方的雨会钻骨头,冷的彻骨。

汪义脱下外套盖在了初佳洛的身上,两人并肩撑着一把伞,徐怀均一个人举着伞站在身后,他低声:“我定好了明早的车票,提前走。”

汪义举着伞没有回头,倒是初佳洛侧过身,原本还在为电脑伤感的她缓过神来,不知该说什么话,嗫嚅一下,“可你还没有好好逛一下无渊,这里很漂亮,如果是因为我,我可以向他们解释一下是一场误会。”

徐怀均抬头看向初佳洛,十八九岁的女孩眼神清澈的像是一汪湖水,她的瞳孔是完全的深黑色,因而总是给人一种不够真实的错觉,整个人笼罩在雾气里像是从漫画里走出的人。

多余的解释是颓然的,徐怀均已经没有心情逛下去了。

“欸欸欸,那不是刚才在湖边亲亲的哥哥姐姐吗?”几个顽皮的小男孩冒出脑袋,他们嘻嘻哈哈的推搡,一个小姑娘用食指滑侧脸,“你们羞羞。”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8

看到班上男生打球的时候,小兔子会想,保护神会吗?

他如果在球场就好了,球赛会有意思些,它会去给他加油。

他一定会是球场上最亮眼的存在。

嗓音那么好听的男孩,一定长得也很好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