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同人文学 > 宦宠 >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风,拂乱了少年的发。

陆诀靠近了些,抚摸着凌烟脸上的伤,他叹了口气,低声说:“但愿别留下疤痕才好。”

凌烟对于这伤疤,倒是无所谓了,她不在乎,也不想争宠。

只是,她感觉陆诀挺在乎的。

“陆诀,你是不是担心我留下疤痕了,变丑了,你就不愿与我打交道了。”

“二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陆诀怎会嫌弃二姑娘。”

“看,且不说嫌弃我,你之前都愿意唤我凌烟,这下,却唤我二小姐啊,或是二姑娘。”

陆诀怔住——

他之所以不愿改口,只是觉得凌二姑娘貌美善良,乃是他心中的白月光,是不容他有非分之想。

与他而言,凌二姑娘可望而不可即,是永远都无法触碰的人,即便他喜欢她,但也只能深藏于心里。

“二姑娘,你就别为难我了,陆诀并非嫌弃,也非生分,只是觉得在下配不上二姑娘。”

何为配不上,难道是因为他是阉人,可是,凌烟不在乎这个,只要他还是陆诀就行。

“陆诀,我不在乎,你究竟是不是阉奴。”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说的是什么?”

他说的是,凌二姑娘纯洁无暇,宛如夜里开放的幽兰香,而他,注定为了守护她,登上高位,手上要沾满鲜血。

“二姑娘,时辰已经不早了,陆诀改日再探望你。”

“这就要走了。”

“嗯,我不能离开太久。”

“哦。”

听说陆诀要走,凌烟心里颇为失落。

可是,擅离职守乃是不小的罪名,她不希望陆诀有事。

“那你回去的时候小心些。”

“陆诀会的。”

随后,陆诀将凌烟送回了住处,这便要离开了。

直到人走了之后,凌烟才记起来,她还没来得及问陆诀在哪里当差呢。

罢了,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的。

回到屋里,其他贵女们都已经睡下,凌烟也上了床,缓缓入睡了。

今夜在宫里见了陆诀,她心里面特别高兴,这一觉睡得还挺香。

——

翌日

天还未亮,陆诀便过来给淑妃请安。

今日这么早来见淑妃,其实陆诀是有事相求,他不能一直待在淑妃宫里,他得去司礼监,那里才能爬得最快。

只有手里握住了权势,陆诀才能好好地保护凌烟。

“哟,陆诀今儿倒是比本宫还早。”

“回娘娘,奴才是想,娘娘一起来就能见到奴才。”

“这小嘴倒挺甜的。”

淑妃抿嘴一笑,奈何只是个太监,不然,她都差点要被这个少年迷住。

这浓眉大眼,翘挺的鼻梁,绝美的下颌线,堪称绝美,倒像是画中人似的。

她是淑妃,冠宠后宫,可是,那又如何,司空旭那个人不过是无情的帝王,他是没有心的。

深宫后院,难免会寂寞,就连淑妃也不例外。

“陆诀,过来,帮本宫梳头。”

“诺。”

梳过两三回,陆诀便已经熟练了,这下,淑妃的发髻他梳得极好。

淑妃望向铜镜中的自己,她颇为满意。

“不错嘛,陆诀,你挺会哄人开心的。”

“娘娘说笑了,今日陆诀前来,是有一事想求娘娘。”

“说吧,没准儿本宫一高兴,便答应了。”

“还请娘娘准许奴才进司礼监。”

“你倒是说说看,为何想进哪种地方,待在本宫的身边难道不好吗?”

“奴才想往上爬,想要滔天的权势,而司礼监是最好的地方。”

淑妃怔住,望向眼前的少年,还真没看出来,他野心还不小。

“有了滔天的权势之后,你还想做什么?”

“奴才当然是想当娘娘的人,为娘娘办更多的事。”

听到这里,淑妃觉得这个少年可真心了,她一准儿就信了。

能不信了,毕竟十六七岁少年的眼眸,都是极其纯真的,不向她这种在宫里混迹久了,眼神都变了,掺杂了太多杂质。

毕竟,想要在深宫里过得好,一颗心得脏污透了。

“本宫允诺你,等会儿本宫便会给司礼监写一封推荐信,你今日便可去报道。”

“谢娘娘。”

淑妃心里打的算盘是,若是将陆诀留在身边,也只能是帮她端茶递水,或是梳个头,若是进了司礼监,将来成为司礼监的头目儿,那么她在宫里,还畏惧谁。

司空旭那个无情的帝王,她也早就对他失望透顶了。

陆诀有了淑妃娘娘的推荐信,便很快就能青云直上,只要他努力,假以时日,便能成为司礼监的头目。

——

新入宫的贵女们,跟嬷嬷研习三日宫里的规矩,今日,便要一并面见圣上。

凌烟心里淡然如水,她抚了抚脸上的伤疤,心想,上一世,当今圣上册封她为凌妃,只因她有着惊天的美貌。

但是今生,她的左半张脸已经被划伤,算是毁一半容了,圣上不会册封她为妃子了。

不当凌妃,当一个不起眼的宫女,这样也挺好。

本着这样的想法,众多贵女当中,唯有凌烟最为沉得住气。

“等会儿面见了当今圣上,你们一定要稳重,可千万别在圣上面前失了仪态。”李嬷嬷千叮咛万嘱咐。

“回嬷嬷,我们记住了。”

随后,由李嬷嬷带着众贵女,一并进了昭和殿。

来到昭和殿,司空旭身穿锦色龙袍,坐在龙椅之上。

上一世,凌烟进宫的时候,由于心里头紧张,她都不曾认真打量过当今圣上,重活一世,她倒是一点儿也不害怕了,眼神朝司空旭那里边望过去,眸光灼灼。

当今圣上模样还挺俊秀的,只不过周身气质清冷,有种让人无法靠近的既视感。

传闻,司空旭乃是无情帝王,从未听说过他对哪个女子动过心。

就是因为如此,淑妃才如此嚣张跋扈,毕竟后宫里的那些个女人无一是司空旭心仪的,刚好又觉得碍眼,但凡想要争宠的女子,都被她扼杀在摇篮里。

“皇上,众贵女们都到了。”

司空旭扫了众贵女们一眼,随后,他的眸光落在了凌烟身上。

这般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当凌烟微微垂眸时,脸也随之沉了下来,司空旭才注意到凌烟脸上的伤疤。

他起身,大步走到凌烟的跟前。

众贵女们见状,只觉得当今圣上鬼迷了心窍似的,不知怎的,就被凌贵女吸引了过来。

凌烟也淡定不了了,她脸上有伤疤,所以笃定圣上不会册封她,可是现在,她觉得被册封一事,说不好会再次重演。

司空旭俯身,一只手托住凌烟的下巴,这般仔细打量着她的左半张脸,那道伤疤越发的清晰可见,他发问:“凌贵女,你这脸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

“回皇上,是臣女不小心划破了自己的脸。”

“女人的脸何其珍贵,凌贵女擅自划破自己的脸,用意为何?”

“没有用意,就是不小心而已。”

“哦?”

司空旭显然不信,他的眸光瞥向李嬷嬷,没好脾气地问:“李嬷嬷,朕让你好好教教贵女们宫里的规矩,照顾好贵女们的起居饮食,怎么凌贵女一进宫,半张脸就毁容了。”

李嬷嬷知晓圣上的脾气,他性子冷漠、暴戾,于是,她连忙下跪:“回皇上,都是李嬷嬷管教不严,亦没有照顾好凌贵女。”

“既然知错,还不去领罚。”

“诺,奴婢这就去领罚。”

司空旭站起来,望向众贵女,他抬眸,继续说:“凌贵女的脸究竟是不是自己划破的,这事还不能妄下定论,这样,此事交给司礼监,严格彻查。”

柳云秀听到当今圣上这般说辞,立刻吓破了胆。

她没有想到,当今圣上非但没有嫌弃被划破脸的凌贵女,反而要彻查此事。

“当然,若是有人肯说出各中原由,从轻发落。”司空旭继续说。

这话一放,其他贵女们连忙跪下请命:“回皇上,都是柳贵女干的,是她怂恿我们的。”

“柳贵女——”

司空旭的眸光落在柳云秀的身上,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冷了,仿佛没有一点感情。

“虽然你是柳左相之女,但是私自划破贵女的脸,这事只能交给司礼监去办。”

“皇上,臣女嫉妒凌贵女美貌,只是一时冲动。”

“既然犯了错,便要接受惩罚,李公公,将人带下去。”

“诺。”

柳云秀被带离昭和殿时,那哭叫声可惨烈了,这一波骚操作,她不仅没有讨到任何好处,还被带去了司礼监。

当时,她只是想不通,凌府的二姑娘,家父乃是六品官员,母族又没有任何权势,她在宫里是如何立足的。

为何当今圣上,又如此偏袒于她。

柳云秀被带走后,司空旭望向其他贵女,淡声说:“既然你们都承认了,便从轻发落,回去让李嬷嬷按照宫规罚你们。”

“诺。”

随后,司空旭随眼缘封了一个妃子,两个贵人。

眸光再次落到凌烟那处,他走过来,继续打量着那张被毁了容的脸,说:“为了补偿你,朕便赏你个‘凌妃’吧”。

赏她个凌妃——

册封她,对她而言并不是赏赐,而是枷锁。

只是,圣意难违,凌烟只好接受册封。

“谢皇上隆恩。”

被册封之后,各贵女便回了各自住处,被册封了的妃子和贵人,都有自己的宫院,至于没有接受册封的女子,只能留在宫里当宫女。

凌烟从昭和殿离开后,便让香儿跟随去了安排的宫院。

与上一世一样,她住在了沁园。

眼下,凌烟头脑发热,她觉得人生轨迹看似与上一世不一样,可是兜兜绕绕,她还是走了与前世一样的路。

替嫁入宫,被册封为凌妃,又住进了沁园。

“二小姐,你还好吧,我去给你倒杯水。”香儿见状,感觉主子有些不太对劲儿。

“好。”

香儿端了水过来,凌烟大口喝着水,在昭和殿应付了司空旭那么半天,又渴又累的。

这个司空旭,究竟怎么回事,上一世,他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封她个凌妃。

这一世,她的脸都被划破了,还非得赏她个凌妃。

他是非得让她与凌妃捆绑在一处吗?

司空旭,你想要祸害后宫女人,去祸害别人便是,纠缠她两世,究竟是几个意思,毕竟,后宫里的女人,大抵没有比她更惨的。

死,亦无所畏惧,可是其他贵人妃子,都可以选择痛快的死法,而她却要被大火烧死,那其中滋味,难受至极。

司空旭,你果然是个无情的帝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